新橋:小橋流水人家(五)

永樂戲院,位於蓮溪廟前,為澳門現存戲院之最古老者。

(承上文)

        對於土生土長老居民言已,新橋區的鄰里互助和濃厚人情是昔日的精神所在。隨著新橋一帶的發展,這種精神正漸漸從歲月中消失,街坊原來的友誼早已被高樓切斷。今天在區內能懷念這份精神的地方,莫過於蓮溪廟前的永樂戲院和新橋花園。

        前文提及昔日蓮溪廟有一片空地,稱為「蓮溪廟前地」或「新橋大笪地」,而老街坊稱其為「爛地」。前地(Square)的設置,不論在中西城市規劃上有著重要的意義。它提供廣闊的空間供人休憩,也能作為居民交流的平台。在大事發生時,前地能聚集群眾作通知和商議之用。因此,前地在維繫人們的關係上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今天的蓮溪廟地攤,一些老人依然在廟前設攤,幾十年來風雨不改。(圖片來源:陳國曉,《瞬間五十年》)
        20世紀初期,蓮溪廟前保留著一片「大笪地」。很多老街坊的童年回憶中,「大笪地」是他們的集體回憶,皆因小時他們都聚集在前地上玩耍。下午時,「講故佬」會到前地設攤為街坊們說故事,包括《三國演義》和《水滸傳》等中國名著。小孩除了聽故事,也可以選擇看漫畫來消遣。到了晚上,蓮溪廟前地的節目更精彩,一些賣藥的人會進行各式各樣的表演,以展藥品的「功效」,也有人上演小曲、算命和賣小食。
        蓮溪廟前地除了是街坊娛樂的地方,也是「尋寶」的好地方。每天清晨時份,一些街坊早已在蓮溪廟前地設「地攤」。所賣的東西應有盡有,包括手飾、書籍、傢俱、電子產品、古董等,全都是二手貨,舊的物品可以到地攤兜售。在週末及新年期間,前地更是人來人往、熱鬧非凡,甚至一些地攤會過宵營運,即所謂的「天光墟」。在華光先師神誕時,前地會築起戲台作「神功戲」之用。場面之盛大絕不亞於媽閣和譚公誕的規模,因華光先師是「神功戲」之神。

1968年的永樂戲院,為澳門國慶的表演場所。當年是「一二.三」事件後,所以表演十分隆重。(圖片來源:歐平濠,《澳門舊事:歐平濠昔日風貌攝影展》)
        隨著城市發展的需要,蓮溪廟前地與許多廟前地一樣被佔領,開闢為大纜巷(Travessa da Corda)。1952年,何賢、馬萬祺和陳直生等在廟前興建永樂戲院(Cinema Alegria),以上演重量級國產片而聞名。大批香港人專程來永樂戲院欣賞影片,可見戲院在當時已享譽盛名,所以五年後便行擴建工程,以增加座位及舞台規劃。除了上演電影,永樂戲院也有粵劇,其熱烈程度不比電影遜色,時有場場爆滿的情況出現。此外,永樂戲院是每年舉辦國慶大會的主場地,共歷近五十載。

1970年的永樂國慶大會(圖片來源:歐平濠,《澳門舊事:歐平濠昔日風貌攝影展》)
        今天,永樂戲院是澳門所保存的戲院中最悠久者。澳門戲院業從50年代鼎盛時期時有十多座,衰落至今天只餘下三座的局面。這座曾經轟動粵港澳的戲院,在日新月異的時代,努力延續澳門戲院業的發展。
當永樂戲院出現時,旁邊的新橋花園和新橋球場也以新「大笪地」的身份出現。與之前的「爛地」不同,新橋花園內有涼亭、茶座和頤康中心等設施,是很多街坊消遣作樂、閒情聊天的好地方。新橋球場則為居民作運動,或舉行大型活動的地方。新橋地攤也轉至花園和球場一帶進行,但熱鬧程度已大不如前。

在永樂戲院旁的新橋花園,新橋球場亦在花園內,它們承繼昔日蓮溪大笪地的功能。
回顧從小橋流水的村落,蛻變為澳門舊區的新橋,歲月洗刷時間的痕跡,但「土能生白玉,地可出黃金。」的「新橋精神」一直保留至今。這種精神,正是新橋村能在20世紀的風暴中依然存活下來的原因。即使蓮溪和田畔消失,只要團結一致、克勤克儉地生活,總有出頭的日子。抗戰後的新橋區在百業蕭條下,憑藉努力發展為當時的旺區。
        今天新橋在社會發展下正漸漸地沒落,近日政府有意把義字五街重整以發展該區,到底是消失的哀號或是復興的前奏?只有保留這種「新橋精神」以及人情記憶,新橋才能再次浴火重生……


(完)


參考資料:

  • 杜燦榮(2011)。《澳門舊城區縱橫遊「老區探勝」》。澳門:澳門崇新文化協會。
  • 林發欽(2008)。《澳門老街坊故事系列之情繫新橋坊》。澳門:口述歷史協會及新橋區坊眾互助會。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