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環:澳門最後的漁村風情(三)

(承上文)


        與中國進行貿易,一直而來都是西方國家的渴求,葡萄牙人獲得澳門城區並進行貿易,更使其他國家欲仿傚之。經過荷蘭人多番入侵後,英國也同樣覬覦澳門及附近土地,但當英國在鴉片戰爭(Opium War)後取得香港後,不再對當地構成威脅。假如以為路氹兩島自此天下太平,則是大錯特錯。看到對方純粹用武力即可獲得更大的甜頭,葡萄牙人也欲仿傚她,不想再對軟弱的中國政府俯首稱臣,因而開始澳門第二次殖民擴張。


張之洞,為晚清「四大名臣」之一,曾在《中葡和好通商條約》中阻止葡萄牙人以外交手段奪取澳門。
        澳葡政府於1851年(咸豐元年)迅速佔領氹仔後,立刻強徵課稅、修築炮台和設立警局,當然與氹仔有緊密關係的路環也成為吞併的目標。1864年(同治三年)時澳葡政府首次發兵攻擊荔枝碗,其後在1884年荔枝碗興建炮台(即今天澳門保安部隊高等學校)。一些人視路環已在襲擊中被佔領,但事件上這僅是日後入侵行動的序曲。

         其後的時間,澳葡政府多次對路環島上居民強徵課稅,並發兵擾侵,對當地民生構成嚴重影響。與此同時,即使吞併成功,也要使行動合法和合理。為此澳葡政府與中國政府展開談判,試圖採取外交途徑使非法吞併行為「合法化」。1887年中葡兩國簽署《中葡和好通商條約》(Sino-Portuguese Treaty of Peking)。這份條約名不符實,雖名為「和好通商」,但實為不平等條約。條約內容主要不是通商,而是「解決」中葡兩國百多年對澳門的問題。

        這個問題對路氹兩島言而非常重要,因為問題是路氹兩島為「澳門屬地」或是中國領地。當時兩廣總督張之洞等人對條約內容強烈反對,提醒總理各國事務衙門要審視清楚內容。結果雙方就這個根本問題一拖再拖,即使條約簽署後還未能解決,最後問題也不了了之。雖然澳葡政府未能從條約中使入侵合法化,但間接為1910年路環全面被澳葡政府吞併埋下伏筆。


1900年的路環炮台,可看到炮台上只有一根32磅前膛炮。
(圖片來源:"The Defences of Macau: Forts, Ships and Weapons over 450 years")
        前文曾提及清初遷界令對遷民有深遠影響,其中包括助長了海盜和三合會等組織在路氹一帶的勢力。當中以路環島為大本營的海盜為林瓜四等人,已在路氹、橫琴一帶盤踞二十多年。林瓜四一眾人以劫商船、綁架和走私軍火為生,與居民打好關係乃必須的,所以他們不會主動攻擊漁船,但嚴重影響中葡商船的航行。
        19105月海盜如常進行綁架活動,他們在新寧縣(今廣東台山市)綁架了十幾名學生,要求交出三萬五千元贖金。家屬原向兩廣總督袁樹勛求助,但以邊界未明為由拒絕,結果向澳門主教求助,主教繼而向澳門總督馬葵士(Eduardo Augusto Marques)轉達。眼看大好時機,馬葵士立刻集合兵力。托海盜之「福」,澳葡政府終能名正言順,以拯救人質、剿滅海盜之名,向路環展開入侵,路環戰鬥正式開始……






參考資料:
  • 鄭煒明(2007)。《氹仔路環歷史論集》。澳門:民政總署文化康體部。
  • 陳煒恆(2000)。《路環掌故》。澳門:臨時海島市政廰。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