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閘拱門:澳門與中國血脈相連的歷史(中)

(承上文)


        葡萄牙人在關閘的陰影下,就這樣俯首稱臣地生活在澳門近250年之久。雖然建立它的明朝政府早已覆亡,但取而代之的滿清政府繼續沿用關閘作治葡之用。可惜,清帝國經過「康雍乾盛世」後開始步向下坡,同時繼葡萄牙、西班牙和荷蘭後又一新興帝國正在澎張中,她就是大英帝國(British Empire)。
1844年澳門關閘城樓(圖片來源:E. T. Wigan, "The Chinese War: An account of all the operations of the British Forces from the Commencement to the Treaty of Nanking")
        18世紀中,英國開始對澳門虎視眈眈,並多次對澳門發起進攻,但都被中國的軍事力量震退。19世紀初,英國對中國進行鴉片貿易所產生的外交風波正不斷升級,經過「虎門銷煙」和「林維喜案」後,兩方關係已推至戰爭邊緣。澳葡政府因在關閘的震懾下,對中國政府的要求一直是十分遵從,但對英國船艦不停地在港口出沒,他們也非常困擾。1840年,一位名為維森特.士丹頓(Vincent Stanton)的英國牧師在劏狗環(Cacihas Beach)被中國人捉獲,經過一番交涉後中方依然拒絕放人。819,英軍決定先發制人,以六艘軍艦對關閘守軍進攻,中國駐軍在高廉道台易中孚、澳門同知蔣立昂等人的率領下,在「蓮花莖」與英軍展開激戰,鴉片戰爭(Opium War)中第一場戰事衝突——「關閘之戰」爆發。
        由於敵軍火力強大,一小時後,守軍馬上退回前山寨。英軍馬上登陸,並把英國國旗懸掛在城門上。一些中國守軍和軍艦依然頑強抵禦,但還是被擊敗了。英軍把關閘上的二十門火炮搬走並把其餘的釘封起來,同時燒燬中國軍隊的兵房。「關閘之戰」雖然未對雙方造成重大傷亡,但英軍已清楚中國軍隊的實力,為戰爭提供了重要的情報,中國百年苦難史在關閘正式上演。更重要的是,中國軍隊不但失了對澳門的軍事控制權,並當著澳葡政府面前「獻醜」,中國對澳門的統治岌岌可危。
位於聖味基墳場的美士基打墓地,與亞馬留同被澳葡政府視為英雄。
        1846年,亞馬留總督(João Maria Ferreira do Amaral)上任,他的到來象徵澳門殖民時代正式開始。他對城外至關閘地區的居民強徵課稅,又掘墳開路,引來中國村民強烈不滿。結果,1849822,當亞馬留與美士基打(Vicente Nicolau de Mesquita)在蓮峰廟一帶巡視時,被龍田村村民沈亞米等人伏擊,斬下其首及唯一的左手後逃回內地。此事震驚澳葡政府,中國當局明白葡人必定反擊,於是下令加強防衛。三日後,葡人果真來「血債血還」,由美士基打率領的小型部隊(一說36人,又一說120人)向中國內地前進。


昔日關閘城樓上僅存的石刻,刻有「關閘門」三字,今存放在民政總署。
        他們先轟掉控制了葡人275年之久的舊關閘門,然後越過境界線向白沙嶺炮台攻擊。雖然炮台有400多名官兵,20門大炮,但裝備落後的他們在葡兵面前只能充當炮灰、槍把,一會兒白沙嶺熊熊大火,死傷慘重。「白沙嶺事件」(Baishaling Incident)是澳葡政府對中國有史以來最大的反抗。隨著舊關閘門的遭受兩次襲擊和摧毀,澳門和中國也開始步入新時代,即使是她們不願看到的時代。







參考資料:
  • 亞洲電話新聞部資訊科(2009)。《解密澳門五百年》。香港:明報出版社有限公司。
  • 黃鴻釗(1999)。《澳門簡史》。台灣:台灣商務印書館。
  • 吳志良、湯開建與金國平(2009)。《澳門編年史:第三卷 清中期(1760 - 1844)》,廣州:廣東人民。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