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長洲」後:小島風情(三)

已荒廢的長洲戲院遺址,裡面一片斷壁頹垣,門外泊靠著單車。

(承上文)

        參觀過玉虛宮和北社天后古廟後,一群人返回長洲渡輪碼頭一帶吃飯。長洲市區倒像是澳門舊區,街道頗為狹窄,兩旁都是三至四層、上居下舖的村屋。長洲與澳門半島,不論是面積和環境等都有點相近,但少了烏煙瘴氣的車道及五光十色的賭場。看到澳門近年的旅遊業發展,當政府不停以「國際級」和「世界級」標榜這座小城時,不禁感慨今天的澳門是市民期待的嗎?
不經不覺間我們來到長洲戲院遺址,它與油麻地戲院是香港僅存的戰前戲院,極具歷史價值。長洲戲院屬於中式折衷式建築,用較另類的說法是「雜匯式」,外觀上既有中西裝飾,如屋頂和螺旋柱頭裝飾的簷篷;又具以「簡約」和「速度」為題的現代主義特色,如以簡約線條構成的山花等。
長洲戲院內的售票處,全盛的戲院場場滿坐,坐無虛席。
長洲戲院建於1931年,由姚氏東主經營,早期以上演黑白電影默片為主。在生鏽的鐵門內是售票廳,還有海報板在牆上。放映廳被一塊大布擋住,所以未能看到戲院內的環境,但可以隱約從空隙中看到斷壁頹垣的放映廳。屋頂早已因風吹雨打而塌下來,綠色的坐位混亂地堆在一起,而戲院二樓是放映室。戲院內曾設有600多個坐位,由於是長洲唯一的戲院,所以時常出現滿座的情況,而不少商販在擺賣小食。
可惜,這座曾經服務長洲居民近60年的戲院,最終因客路大減於90年代結業。即使建築的佈局和結構尚算完整,但缺乏修葺的情況下,長洲戲院只是頹垣敗瓦,苟延殘喘地屹立著。長洲戲院在美學和歷史意義上,雖遠不及玉虛宮和北社天后古廟,但它是長洲居民重要的集體回憶,有著不可比擬的社會價值。戲院在2007年曾險些被拆卸,但其後被評為三級歷史建築,不過它的前途還是不明……
從戲院鐵門窺視戲院內,屋頂幾乎完全下塌,殘破不堪。
        提到香港的文物評級制度,它利用歷史建築的價值高低來評級,最高的等級是法定古蹟,其次是一級和二級歷史建築物,最低的是三級歷史建築物。不過只有法定古蹟享有不被拆遷的保障,而歷史建築物並不具有這種保障,所以中環天星碼頭和近日鬧得沸沸洋洋的政府山西座大樓都是制度下的犧牲品。即使保留下來,也可能被用作新用途發展。前香港水警總部雖被列為法定古蹟,但「活化」後成了高級商場和酒店,這可說是反面教材中的「經典」例子。
長洲戲院遺址活化規劃申請,遺址可能發展為商業用途。
然而這座曾與居民緊繫結合的遺產,商品化後會否失去價值?
         另外,長洲戲院的鐵門上掛著一塊活化計劃的簡介,計劃把戲院連附近房屋一併發展為商場、餐廳和住宅等,而介紹板是公眾諮詢的一部份。談到「活化再利用」(Adaptive reuse)一詞,筆者可以另作一篇文章作簡單討論。歷史建築物保留的重點是價值而非外觀,是問商場、餐廳和住宅等新功用有否尊重它蘊含的價值呢?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