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德堂坊:瘋堂.進教.文創園(四)

喬治.錢納利(George Chinney)筆下1832年的望德堂。
(圖片來源:《錢納利:十九世紀的澳門》)

(承上文)

        1845年,馬他(D. Jerónimo José da Mata)神父獲擢升為澳門主教,他在任期10年,大大推動澳門天主教會的復甦。馬他主教接管下的天主教區僅僅是澳門城區,及後來殖民化所得的新土地。與賈尼路時期相比,澳門教區已經縮減至地方教會的規劃。馬他主教對近代澳門教區發展有著重要的貢獻,其中一項主要功績是創立華人地方教會。
前文曾提及庇護聖母教堂,這座專為華人傳教而設的教堂早在1602年已經建成,但在1634年被毀後重建,它標誌著華人傳教事業的開端。然而,即使澳門教區的華人教徒的數量不斷增加,甚至曾經出現超過歐洲教徒的情況,澳門華人地方教會卻從未設立。庇護聖母教堂被封鎖後,華人傳教事業更是處於被動的狀態。
馬他主教上任後第二年,即派出華籍司鐸廖瑪谷神父到望德堂坊傳教。當時望德堂是供痲瘋病人使用,所以廖神父向仁慈堂申請撥地設立聖若瑟會所,以供教友聚會之用,其位置在今天為大瘋堂藝舍,而這時約有100位教友。從那時起望德堂正式成為「進教圍」。在1854年,余安道神父接管望德堂坊時,教友發展至2,000人。由於坊內人數不斷增加,居民需要一所設備較佳的醫療診所。
原來在一處名為「閘北」的地方,居民早已建有一所以木製的簡陋診所,但診所已經不敷應用。為此,余神父於1858年在區美德(Emmanuel Francisco Almeida)神父的協助下,籌款重建新的醫療診所,即日後「清安醫所」的前身。診所的位置約在今天的馬忌士街(Rua de Eduardo Marques),所以馬忌士街原來的名稱為「病人院街」(Rua do Asilo),直到1932年才易名為馬忌士街。
19世紀末位於小橫琴島的痲瘋病院,當中都是男姓病人,其後他們都被遷移九澳。(圖片來源:Macau Antigo)
隨著澳葡政府不斷對外擴充土地,以及望德堂坊住有不少教徒,望德堂終於1871年升格為堂區教堂,「望德堂區」(St. Lazarus’ Parish)正式成為澳門第四個堂區。由於區內人口不斷增加,在居民的反對聲下,澳葡政府於1878年開始遷移痲瘋病院至位於小橫琴島的白沙欄,當時共有62位病人,包括46名男子、14名女子及2位小童。那時的小橫琴島由路氹的軍隊駐紮,而島上最初只有一位富有的痲瘋病人居住。
然而病院的遷移並非一切如意,當中過程經過多次阻撓和磋商。望德堂坊內最後三位的痲瘋病人與其他病人一併遷移至路環九澳聖母村,時為1885年,「瘋堂」的歷史延續三百多年終於結束。望德堂荒廢後不久也出現坍塌,陳嘉露和謝禧雲神父請求重建望德堂。上任剛一年的明德祿主教(D. António Joaquim de Medeiros)和羅沙總督(Tomás de Sousa Rosa)接受建議,使望德堂作為一座宏偉的聖堂。另外,明德祿主教也准許在教堂邊建立一所男童學校。
       一年後,新望德堂正式落成,可惜陳神父未能在有生之年目睹它的建成,而謝神父之兄謝板雲神父繼承陳神父的位置,繼續為華人地方教會的發展而努力。



(續下文)



參考資料:
  • 張琳(2002年12月)。《望德聖母堂四百年》《澳門雜誌(第31期)》。澳門:澳門特區政府新聞局。
  • 吳志良、金國平與湯開建(2008)。《澳門史新編(第四册)》。澳門:澳門基金會。
  • 吳志良、金國平與湯開建(2009)。 《澳門編年史:第四卷 清後期(1844 - 1911)》 。中國:廣東人民出版社。
  • 劉炎新與梁潔芬(1994)。《澳門進教圍》。《文化雜誌(第21期)》。澳門:澳門文化司署。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