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德堂坊:瘋堂.進教.文創園(三)

望德聖母堂前地上的石十字架,上刻有「望德十字架,1637年」。
望德堂於1637年重改為石製教堂,這座建座一直沿用至1886年。

(承上文)

        荷蘭人攻擊澳門後,葡萄牙人於1623年開始修建城牆。出於對痲瘋病的恐懼,以及主教辦公室的遷出,望德堂和病院被劃在城牆外。望德堂寂靜地在荒山中,一般居民日常也不會途經該區。即使教堂在1637年重建,但除了部份傳士為病人服務外,教堂和病院可是無人問津。重建後的望德堂前立有一座石十字架,刻有「望德十字架,1637年」的拉丁文字,而教堂改以石頭製成並設有鐘樓。
        接下來百多年時間,望德堂以附屬主教座堂的身份在城外守候著,直到1811年(嘉慶十六年),一批香山縣官員前來澳門巡視時發現奇怪的情況。他們發現在望德堂附近山腳一帶建有三座茅屋。茅屋原為葡人勞倫索(Filipe Lourenço)於1785(乾隆五十年)築起,並開墾土地種植瓜菜。經過兩次轉手後,現在屬於荷蘭人比利文作為種植稻穀之類。
        另外,在山坡上的木屋和茅屋更有多達57座,包括34座瓦屋和32座茅屋。居民當中有31戶是以手藝維生的鄧朝籍的人,以及已經被革職的通事(即翻譯官)陳亞滿。中國官員要求澳葡政府除了陳亞滿外,應妥善地把這些客家人遷回城內,而比利文的農地則在百般辯解下歸入痲瘋院管理。同時,官員要求澳葡當局立下石界,以防止再有人私自開闢土地。
        這次事件是對早期望德堂坊較為詳盡的記錄,而這些華人的由來也有記載,但先要了解當時的政治和宗教環境。1723年(雍正元年),因「禮儀之爭」所引發的反天主教呼聲在中國朝廷中爆發,剛剛繼位的清世宗進行全國性禁止天主教。禁教風波原先並不包括澳門,但隨著大量華人遠赴澳門入教,朝廷決定到澳門阻止華人入教。1747年(乾隆十二年),香山知縣張汝霖親臨澳門,並封鎖城內專為華人信徒而設的庇護聖母教堂及修道院(Church and Seminary of Our Lady of Amparo,又稱「唐人寺」)。
詹姆士.沃森(James Wathen)筆下1814年的望德堂,可見當時的教堂位置在石十字架後,而望德堂附近有一些瓦屋和居民。(圖片來源:澳門藝術博物館)
        庇護聖母教堂的封鎖無疑影響向華人傳教,但進教之徒不久又出現在澳門,唯一的不同之處只是改到其他教堂參拜,而且人數更出現增加的跡象。在望德堂坊聚居的華人正是前來入教的華人,他們於1809年在奧斯定會士的召集下來澳入教,當時約有三、四百人,部份在水坑尾門至望德堂一帶聚居起來,形成「進教圍」的鄒型。
        1818年(嘉慶二十三年),澳門同知鐘英發現望德堂坊又出現98戶民居,當中54戶假冒為葡萄牙人。鐘英再次要求澳葡當局把他們遷入城內,可見當時進教之風相當盛行。鴉片戰爭(Opium War)後,中國政府禁教的力度降低,以及澳門天主教區的復甦,讓華人傳教事業重新發展,而望德堂坊漸漸成為繼庇護聖母教堂後,又一處華人傳教重地。


(續下文)


參考資料:
  • 張琳(2002年12月)。《望德聖母堂四百年》《澳門雜誌(第31期)》。澳門:澳門特區政府新聞局。
  • 吳志良、金國平與湯開建(2008年)。《澳門史新編(第四册)》。澳門:澳門基金會。
  • 吳志良、金國平與湯開建(2009年)。 《澳門編年史:第三卷 清中期(1760 - 1844)》 。中國:廣東人民出版社。
  • 印光任與張汝霖(1992年)。《澳門紀略校注》(趙春晨校注)。澳門:澳門文化司署。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