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2:澳門戰役(六)——決戰濠江

(承上文)


月黑風高的晚上,澳門城內無人能眠,所有人皆默默地向上主祈禱及懺悔,祈求他們能順利撐過人生中最殘酷的一天。天還未有亮,士兵們在神父的帶領下,為聖約翰主保日(Feast of St. John the Baptist)進行彌撒,大家吃過聖餅並互祝平安。如果不幸身亡,希望都能帶著榮譽回到上主的手中。之後,士兵們拿著自己的火槍和刀劍作最後檢查,然後向自己的崗位進發。

今天的水塘,即昔日的劏狗環海灘。
破曉之時,「格羅寧根」號和「恩格爾斯.貝爾」號返回嘉思欄繼續進行炮轟。卡瓦爾略明白敵人會在劏狗環登陸,所以早已佈署150名士兵在那裡的壕溝中作防衛,由一位名為安多尼奧.羅德里格斯.卡爾瓦略(António Rodrigues Cavalhino,不是總指揮卡瓦爾略)的人領導;自己則留下少量守軍在城內。
這時的劏狗環海面上,出現了32艘配有佛郎機炮(Swivels gun)的小艇、5艘平底船和2艘「帕塔索」戰船(Patachos),在另外兩艘軍艦的炮火支援下向沙灘推進。劏狗環頓時被炮彈打到塵土飛揚,沙塵滾滾;泥沙被轟到半空中,為土地留下一個個彈洞。當荷蘭人快要登岸時,士兵開始用手上的火繩槍向敵人開火。為了讓其後的部隊能順利登陸,首批登陸的荷蘭人點燃了潮濕的火藥以製造煙幕。塵土加上煙幕,使葡兵不能瞄準敵人,某程度上是影響了他們。不過他們依然打死了40名荷蘭人,並在無意中打傷了他們的司令萊爾森的肚子。
可憐的萊爾森馬上被人抬回戰艦上,其痛苦的表情好像早已為戰事作了預言,而戰鬥指揮權落在魯芬手中。與萊爾森不同,魯芬是以商人出身,而不是軍人。對於戰場上唯一的專業軍事指揮的離開,這刻並沒有人意識到影響之大,不過當大軍從回「舊地」時,他們必定明白這次的影響。
雖然萊爾森中槍,依然無阻艦隊登陸的進度,現在荷蘭軍隊開始向戰壕裡的葡兵反攻。眼見大批敵人手持火槍和長劍撲過來,安多尼奧馬上下令從劏狗環撤退。葡兵撤退後,荷蘭軍隊馬上佔領壕溝作自己的防禦工事。魯芬看見敵人「弱不禁風」的樣子,在部隊還沒休息和補給的情況下,繼續向城市推進。他留下兩個連在海灘上作後勤,並在船上卸下三門火炮,把六桶火藥運到馬車上,然後浩浩蕩蕩地往南向澳門城區進發。
安多尼奧在撤退時命令羅德里格.費雷拉(Rodrigo Ferreira)帶30名士兵往東望洋山上的隱修院(Chapel of Our Lady of Guia,又稱聖母雪地殿)附近埋伏,其他人繼續阻止荷蘭人的進攻。葡兵一直與荷蘭軍隊展開游擊戰,的確對敵人造成了一些傷亡,但也無阻大軍的推進步伐。

17世紀初期的荷蘭士兵,以長矛和火繩槍為主要武器。
此時,荷蘭人軍隊已到達「二龍喉」與「大龍喉」交匯處,還有一半路程便到達城區。「二龍喉」與「大龍喉」是往時中國村莊,龍田村和龍潭村村民的取水之地。很多婦女在兩泉的交匯處洗衣服,昔日只聽到泉水流動聲和婦女們談話,但今天卻是槍炮聲與男人們吶喊。
看著敵人一步步接近澳門城,葡兵們開始焦急起來。純粹以游擊戰的方式,是不可能對敵人造成重大傷亡;若上前與敵人拼命,無疑是以孵擊石。面對兩難局面,葡兵只能邊對荷蘭人進行攻擊,邊向上主和聖約翰祈禱,希望上主能賜予「神蹟」。這時,炮彈連二接三從澳門城區發射,擊中荷蘭軍隊,而其中一炮更擊中火藥馬車。
       荷蘭人聽到身後的巨響,然後看到馬車起火,車旁的一些人被炸飛了,一些則被大火燒焦。攻擊不僅是破壞了荷蘭軍隊的補給,更粉碎他們的鬥志與野心……




參考資料:
  • Bontekoe, W. Y.(1646)。《1622年穿越中國南海的航行》。《文化雜誌》 ,75,63 - 68。
  • Do Rosário, A.(n. d.)。《1622年荷蘭人襲擊澳門》。《文化雜誌》,75,59 - 62。
  • Garrett,  R. J. (2010). "The defences of Macau: forts, ships and weapons over 450 years", Hong Kong: Hong Kong University Press.
  • Ripon, É.(1997)。《1622年在中國南海航行》。《文化雜誌》 ,75,69 - 73。
  • Rodrigues, J.(1623)。《1622年澳門擊敗荷蘭人》。《文化雜誌》,75,55 - 58。
  • 林發欽(2005)。《澳門史稿》,澳門:澳門近代文學學會。
  • 吳志良、湯開建與金國平(2009)。《澳門編年史:第一卷 明中後期(1494 - 1644)》,廣州:廣東人民。
  • 韋慶遠等(2008)。《澳門史新編》,澳門:澳門基金會。
  • 李鵬翥(1988)。《澳門古今》,香港:三聯書店。
  • 黃鴻釗與李保平(譯)(2000)。《歷史上的澳門》(原作者:De Jesus,  M.)。澳門:澳門基金會。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