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2:澳門戰役(五)——雷火交加

(承上文)


        經過一夜的苦等後,澳門再次平靜地迎來另一天的日出。
面對這群遠道而來的艦隊,卡瓦爾略不斷在炮台上巡視,並不斷地鼓勵士兵要保衛城市至最後一刻。相反,荷蘭艦隊卻顯得比較輕鬆,因為這個規模的軍勢要拿下一座「空城」,真的是非常容易。艦上的軍官,主要是商人、船長和商人代表等,對戰爭這種「玩兒」抱著十分簡易的心態,特別是這場視為毫無風險的戰爭行動。相較之下,他們的下屬倒是非常認真,對他們言而,戰場是拼命而非「娛樂」的地方。
經過一天的商議後,萊爾森決定馬上進行進攻,以防耽誤時機。同時,他向兩艘英國軍艦道謝,並請求不是參加戰鬥,因為無必要為一場有把握的戰役與別人分一杯羹。艦隊司令一聲令下,所有人員都進入作戰狀態。這時為6月23日,炎熱的中午。

嘉思欄炮台在19世紀初的面貌
下午兩時,嘉思欄炮台的守軍看到有3艘戰艦靠近岸邊,炮台軍官馬上下令炮手作準備,其他人員掩蔽並隨時準備迎敵。發動進攻的三艘艦為「格羅寧根」號(Groeningen)、「恩格爾斯.貝爾」號(de Gallias)和「勇敢」號(de Engelsche Beer)。「格羅寧根」號為艦隊中第二大的軍艦,容納多數士兵,是三艘軍艦中最具威脅的。相較之下,「恩格爾斯.貝爾」號和「勇敢」號則比較小型,兩艘均只有「格羅寧根」號的一半。
當軍艦駛至與嘉思欄炮台只有一炮彈射程之遠,水深只有5半的地方,以船側面對炮台,形成很明顯的攻擊之勢。與此同時,艦隻也在炮台的射程之內,只是指揮下令開火,炮戰隨時一觸即發。這時,「格羅寧根」號上的士兵向葡軍大叫,要求他們立即投降,否則會殺死城內所有20歲以上的男人,然後蹂躪他們的妻兒。不過葡軍依然沒有投降的動靜,於是雙方開始互相炮擊。
雙方炮手忙過不停地上彈、開火。炮聲,有如雷聲般巨大而可怕。炮彈,有如閃電般在身邊擦過,也如暴雨一樣密集。炮台上,硝煙瀰漫,敵艦早已在煙霧中消失。無數碎石、塵土和彈片拍打炮台上的人。炮手和士兵不斷地咒罵敵人。炮台在炮火連番轟炸下不停地搖擺。敵方火炮數量遠比炮台多,所以葡軍一直處於挨打狀態。

邦特科(Willem Ysbrantsz Bontekoe),荷蘭攻澳艦隊「格羅寧根」號的船長。他記錄了艦隻在亞洲時的活動,包括1622年澳門戰役以及戰後在澎湖群島的情況。(圖片來源:《文化雜誌》第75期,2010)
一些炮彈甚至掠過炮台,擊出後面的房屋,幸好房子內的人早已疏散,並無做成傷亡。相較之下,荷蘭軍艦則被炮火擊中,即使攻擊次數比守軍多,然而炮火未能危及戰艦和船員,只有四至五名船員受傷。
經過四小時的炮轟後,荷蘭軍艦開始撤退,雙方均未能為對方造成沉重打擊。站在被炸得面目全非,黑煙盡冒的炮台的葡萄牙士兵,成功撐過了第一次衝突。
晚上,葡兵正忙著修補嘉思欄炮台。這時,海面上傳來柔弱的笛子、鼓聲和軍號聲。這不是戰鬥的訊號,而是慶祝戰鬥勝利的樂章。在荷蘭軍艦上,萊爾森下令士兵們奏起為勝利「提早」慶祝。卡瓦爾略很清楚敵人的陰謀,於是下令所有士兵也要「提早」慶祝,而且要比荷蘭人更盛大的方式進行,因為他們得到上主更大的恩賜。卡瓦爾略也到各個炮台去鼓勵士兵,要求他們要保衛神聖的教堂,絕不能讓其遭到異教徒玷污,同時要保衛婦女的自由和孩子們的生活,以免他們落入敵人手中。
        在一片「歌舞昇平」下,澳門城最漫長的一天只是剛開始,明天將是決戰之日……



參考資料:

  • Bontekoe, W. Y.(1646)。《1622年穿越中國南海的航行》。《文化雜誌》 ,75,63 - 68。
  • Do Rosário, A.(n. d.)。《1622年荷蘭人襲擊澳門》。《文化雜誌》,75,59 - 62。
  • Garrett,  R. J. (2010). "The defences of Macau: forts, ships and weapons over 450 years", Hong Kong: Hong Kong University Press.
  • Ripon, É.(1997)。《1622年在中國南海航行》。《文化雜誌》 ,75,69 - 73。
  • Rodrigues, J.(1623)。《1622年澳門擊敗荷蘭人》。《文化雜誌》,75,55 - 58。
  • 林發欽(2005)。《澳門史稿》,澳門:澳門近代文學學會。
  • 吳志良、湯開建與金國平(2009)。《澳門編年史:第一卷 明中後期(1494 - 1644)》,廣州:廣東人民出版社。
  • 韋慶遠等(2008)。《澳門史新編》,澳門:澳門基金會。
  • 李鵬翥(1988)。《澳門古今》,香港:三聯書店。
  • 黃鴻釗與李保平(譯)(2000)。《歷史上的澳門》(原作者:De Jesus,  M.)。澳門:澳門基金會。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