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2:澳門戰役(四)——暴風前的平靜

(承上文)

       面對敵人前所未有的威脅,澳門城內的居民早已歇斯底里似的準備,為這場「不可能避免的戰爭」作準備。的確,這時的澳門真的是幾乎毫無防備。雖然前文有提及在卡爾瓦略的指揮下,初步組成以四座簡陋的炮台為主的防線,以及一支小座船隊作海上防衛。不過,當時澳門的兵力只有150名,包括60名葡人及90名土生葡人,而且多數都是稍執火槍的民兵。不幸的是,這不利的情報早已被荷軍截獲,所以他們對戰事頗為樂觀。


17世紀葡萄牙駐亞洲士兵,主要以火繩槍、長矛和劍為武器。
哪麼中國政府的態度又如何呢?澳門兵力不足與中國有很大關係,因為一些葡兵在中國協助抵抗韃靼人(蒙古人)的戰事,其他的則在廣州為下次船期「進貨」。對於荷軍來犯,中國政府某程度上是關注的,並答應供應糧食支援及佈署軍勢,但不會直接派兵支援。此外,澳門城外的村莊在戰爭爆發前早已人去村棄,村民紛紛逃回家鄉或城內。因此葡軍從中國人得到的兵力支援可說是沒有的。
不過,天無絕人之路,葡人手中還有一些後援人員。不少居住在澳門的葡國商人都養了奴隸,包括來自非洲和東南亞的人。這些強悍而大膽的奴役數量不少,大約有百多人,執起武器後即可成為戰爭中強力的後勤兵力。另外,一群耶穌會修士在戰爭前夕抵達澳門,當中包括湯若望(Johann Adam Schall von Bell)及羅雅谷(Padre Jerónimo Rho)等日後著名的傳教士。他們人數不多,身穿教袍時更顯得「文弱書生」,但他們卻是精於戰術、炮術和戰鬥技巧,是名副其實的「上帝虔誠的戰士」。


湯若望,曾參與葡荷澳門戰役,其後為清高祖(順治帝)重用的耶穌傳教士。
6月22日,萊爾森的艦隊出現在澳門海域前,當中包括從巴達維亞出發的兩批艦隊(共12艦),以及率先到達澳門的荷英艦隊(共4艘)。雖然規模較原先計劃小,但其依然具威脅性。戰鬥隊伍共千人,當中有800人是登陸部隊,當中除了來自荷蘭的職業士兵,還有東南亞土著、日本人,甚至瑞士傭兵皆在其中,與此時澳門不足400人的守軍成明顯差距。
當荷蘭軍艦出現之時,澳門城內出現一陣驚慌。婦女們紛紛走到聖保祿神學院,要求把錢財藏在學院內,希望在上主的庇佑和炮台的保護沒有任何財物損失。神父也答應一旦戰爭爆發,她們可以到教堂內暫避,即使面對死亡,也在上主的庇佑離去。同時,所有市民、奴役及修士在卡瓦爾略的號召下,在各防衛據點各就各位,等待敵人隨時的進攻。
萊爾森與其他軍官商討了一會後,便下令親自靠近城市進行偵察。萊爾森登上小艇,當靠近南灣時,看到沿岸的炮台便清楚明白這不是登陸的好地方。如果從內十字門強行衝上內港,同樣是會傷亡不少。結果,他們從東面沿岸視察,發現這一帶並沒有佈防,當到了東望洋山和馬交石之間時,萊爾森發現一處極佳的登陸點——劏狗環(Cacihas Beach)。卡瓦爾略也十分清楚這一點,澳門城背沒有城牆,所以一旦成功登陸,即可迅速攻入城內,加上沿途沒有防禦工事,更顯得是「閘門大開」。雖然卡瓦爾略已事先佈置戰壕和小牆,但只能作緩衝之用。
        現在,萊爾森看中這個致命的弱點,決定就此將其一擊即破。返回艦上的萊爾森,十分自信的望著澳門,這個荷蘭東印度公司的宏願即將實現!


(續下文)


參考資料:
  • Bontekoe, W. Y.(1646)。《1622年穿越中國南海的航行》。《文化雜誌》 ,75,63 - 68。
  • Do Rosário, A.(n. d.)。《1622年荷蘭人襲擊澳門》。《文化雜誌》,75,59 - 62。
  • Garrett,  R. J. (2010). "The defences of Macau: forts, ships and weapons over 450 years", Hong Kong: Hong Kong University Press.
  • Ripon, É.(1997)。《1622年在中國南海航行》。《文化雜誌》 ,75,69 - 73。
  • Rodrigues, J.(1623)。《1622年澳門擊敗荷蘭人》。《文化雜誌》,75,55 - 58。
  • 林發欽(2005)。《澳門史稿》,澳門:澳門近代文學學會。
  • 吳志良、湯開建與金國平(2009)。《澳門編年史:第一卷 明中後期(1494 - 1644)》,廣州:廣東人民。
  • 韋慶遠等(2008)。《澳門史新編》,澳門:澳門基金會。
  • 李鵬翥(1988)。《澳門古今》,香港:三聯書店。
  • 黃鴻釗與李保平(譯)(2000)。《歷史上的澳門》(原作者:De Jesus,  M.)。澳門:澳門基金會。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