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來尋找基督徒和香料」: 達伽瑪發現印度之航的背後(中)——海岸上的長矛、謊言與猜疑

達伽瑪拜見卡利卡特的扎莫林

(承上文)

        達伽瑪發現印度的航行,實際上是一場出使卡利卡特的外交航行,但任務卻幾乎是徹底失敗。卡利卡特是不是一次偶然的失敗嗎?事實上,達伽瑪的外交失敗早在東非海岸時已經發生,甚至使葡萄牙人在印度洋負上臭名。因此,達伽瑪相信踏入的印度洋世界是險惡的,面對狡猾的「敵人」,爾虞我詐、武力至上,成為達伽瑪船隊在印度洋的生存方針。


達伽瑪第一次印度之航的航線,內附船隊在當地發生的經歷。

        1497年11月4日,達伽瑪船隊經歷九十三日的離岸航行後,從大西洋的心臟回到陸地,若果他們再留在海上一、兩個星期,他們已經成為海上亡魂。逃出死亡邊緣的葡萄牙人登岸,他們急於修理船隻和補給物資。然而,這裡並不是無人境地,科伊科伊人(Khoikhoi)生活在這片地區裡。葡萄牙人嘗試與這些土著進行交流,但其後卻爆發衝突,而一名科伊科伊人更用長矛刺傷了達伽瑪。經過這一次教訓,葡萄牙人自此登岸時處於備戰狀態,全體人員以全副武裝,船上的炮手各就各位,隨時應對岸上的威脅。

十九世紀英國畫家筆下的科伊科伊人

        一根長矛只是一個小教訓,但葡萄牙人往後還會遇到更多事情。達伽瑪船隊越過好望角,經過數個月的航行,終於返回熟悉的文明社會。1498年3月,葡萄牙船隊來到莫桑比亞(Mozambique),並且獲邀進入這座港口,而莫桑比亞蘇丹親自到港口與這些陌生人見面。達伽瑪向蘇丹獻上禮物,但蘇丹一看便對產生蔑視,並開始詢問達伽瑪的來歷,因為蘇丹一直以為他們是土耳其人。達伽瑪於是報稱來自「土耳其附近的國家」,以免對方發現自己的基督徒。

        達伽瑪雖然暫時瞞混過關,但他擔心蘇丹會發現他們是基督徒,畢竟這裡是穆斯林港口,他們隨時可能會更迫害。達伽瑪想盡快離開莫桑比亞,但人生路不熟,他們需要一個領航員。他只好請求蘇丹,但蘇丹卻要求黃金作報酬,達伽瑪於是綁架了兩個領航員上路。然而,由於天氣不佳等問題,達伽瑪無法短時間離開莫桑比克,被困在附近的島嶼上。漸漸地,葡萄牙人的淡水開始不足,達伽瑪派人潛入莫桑比亞上補給,結果雙方爆發激戰。莫桑比亞受到葡萄牙戰船的炮擊,他們第一次受到歐洲人攻擊的港口,可謂史無前例。

        恐懼不單只有莫桑比亞人,達伽瑪現在非常擔心這件事在海上傳播,使其他穆斯林隨時會向他們進行復仇。葡萄牙人開始出現一種被害妄想,任何意外都會被他們解讀為穆斯林的迫害和復仇。當達伽瑪船隊來到蒙巴薩(Mombasa)時,他們又被獲邀駛入港口;但在進入港口時,當地領航員一時疏忽,使葡萄牙人的帆船撞到其他船隻,這觸發他們的恐懼。葡萄牙人把這次意外解讀為穆斯林的復仇,於是當晚把船上的穆斯林人質帶出來嚴刑審問,在滾油和皮鞭的痛楚下,他們被迫供稱「自己指示蒙巴薩人策劃這次意外,為了報仇莫桑比亞的事件」。

十六世紀的蒙巴薩港,當時已為葡萄牙人所佔領。

        經歷過莫桑比亞和蒙巴薩的事件後,達伽瑪等人對印度洋世界充滿猜疑和不信任,為了保障船隊的安全,他決定升級往後登岸前的準備。達伽瑪船隊離開蒙巴薩後,不久便來到馬林迪港(Malindi),這次他先派出船員(犯人、改宗異教徒和奴隸)和人質一起登岸作偵察,以及拜訪當地統治者。馬林迪蘇丹當然是歡迎這些陌生人,一如以往地邀請葡萄牙船隊入港,但達伽瑪卻拒絕他的邀請,因為他擔心港口內有陷阱。不過,馬林迪蘇丹還是相當熱情地招待達伽瑪船隊,而達伽瑪其後也放下一點憂慮,讓帆船入港並允許船員登岸。然而,他本人卻一直不肯上岸會見蘇丹,即使蘇丹親自來到港口,他只容許使者上船見面。當達伽瑪船隊離開馬林迪時,這裡是極少數與葡萄牙人保持友好關係的港口;也因為蘇丹的協助,他們得到一位領航員,引領船隊越過印度洋來到他們的目的地——卡利卡特。

達伽瑪從印度返航時在馬林迪豎立的「發現碑」,以示與當地蘇丹的友好關係。

        歷史由無數大大小小的事件構成,每件事件將成為當事人的經驗,影響下一次事件的發生。科伊科伊人的長矛、莫桑比亞的謊言和炮轟,以及蒙巴薩的猜疑,使葡萄牙人對印度洋世界產生陰影。當達伽瑪在卡利卡特發生種種事件時,在非洲的經驗便不斷地派上用場,為外交失敗埋下了伏筆。當然,對印度洋的恐懼和不信任還未告一段落,當達伽瑪船隊返國後,他們的經驗也被分享給往後的印度船隊。

        當然,達伽瑪本人也沒有忘記在東非和印度的經歷。當他於1502年重返印度時,他毫不留情地對待穆斯林,襲擊從麥加後返航朝聖的穆斯林帆船,這是從未在印度洋史無前例的恐佈攻擊。回到卡利卡特時,達伽瑪要求扎莫林把所有伊斯蘭教徒驅逐出城。扎莫林根本無法答應要求,達伽瑪不僅狠狠地對城市進行炮轟,還在俘虜的異教徒和印度漁民絞殺在桅杆上,再把碎屍送回港口。葡萄牙人在印度洋的擴張以武力為主,不是服從就是武力屈服,而這也造成他們在印度洋和東南亞留下惡名,葡萄牙人比海盜更恐佈。


(待續)



參考資料:
  • Roger Crowley著,陸大鵬譯,《征服者:葡萄牙帝國的崛起》,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6。
  • Sanjay Subrahmanyam著,何吉賢,《葡萄牙帝國在亞洲(1500 - 1700:政治和經濟史)》,澳門:紀念葡萄牙發現事業澳門地區委員會,1997。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