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來尋找基督徒和香料」: 達伽瑪發現印度之航的背後(上)——偉大航行的外交大失敗

葡萄牙國王曼紐一世向達伽瑪下達對往印度的命令,他把基督騎士團紅十字旗幟交付達伽瑪。

        在一個看似平常的日子裡,卡利卡特(Calicut)附近出現一個陌生人,他看起來相當疲憊,似乎經歷漫長的海上航行。陌生人帶著一絲恐懼詢問當地人,可惜他們完全聽不懂陌生人的語言。陌生人於是被人們帶離海岸,他不知道自己會到甚麼地方,他心想可能是大牢、刑場,還是皇宮……在航行上經歷的一切,使陌生人對這片「新世界」感到無比恐懼。無錯,就是這裡的人都是「狗」,是人面獸心的,所以陌生人才會被船隊指揮派到岸上偵察。

        當地人把陌生人帶到兩個外地商人面前,希望他們能與陌生人對話。聽到陌生人的說話後,兩個商人竟然說「是哪個惡魔帶你來這裡的?」難以置信,陌生人從家鄉經歷萬里航行後,來到世界的另一邊,竟然有人能說出卡斯提亞語和熱那亞語,而他們是來自北非的突尼斯商人。兩個突尼斯商人亦發現陌生人名叫努涅斯(João Nunes),他是一名葡萄牙水手,也是達伽瑪(Vasco da Gama)尋找印度的船隊中的一員。努涅斯成為第一位從海上航線登陸亞洲的歐洲人,雖然這位無名小卒被後世所遺忘,但他的一句名言卻流傳於航海時代的歷史中。

        當突尼斯商人問努涅斯「你不遠萬里來這裡是為了尋找甚麼」時,他回答:
「我們來尋找基督徒和香料。」

        這句簡而精的回答不僅道出葡萄牙人前住大海的理由,亦概述了一個新時代的縮影。


達伽瑪第一次印度之航的航線,內附船隊在當地發生的經歷。

        雖然努涅斯的小故事被人遺忘,但帶領他穿越海上風浪的船隊指揮達伽瑪卻名垂不朽,甚至被後來的詩人不斷歌誦。毫無疑問,葡萄牙人的這次創舉用奇蹟來形容實不為過,他們在陌生的海域中經歷無數次危機,航向海底是隨時發生的事情;而他們順利開闢歐洲直航至亞洲的航線,這徹底地改變世界往後的格局。不過,這次被人們視為改變世界的航行,背後卻是一系列失敗的外交,而這一直影響著葡萄牙帝國在亞洲的發展。

1498年5月28日,達伽瑪帶領十三人登上卡利卡特的海岸,扎莫林安排轎子來接待達伽瑪。

        達伽瑪首次印度航行的任務,可不是單純地在印度「到此一遊」。葡萄牙國王曼紐一世(Manuel I)在出發前,下令達伽瑪要與卡利卡特的「基督教國王」打好關係,同時建立與香料產地的貿易關係。換句話說,發現印度是達伽瑪的基本任務,更重要是與印度洋的港口搞好外交。然而,達伽瑪船隊離開卡利卡特時,雙方卻已經處於開戰狀態。在往後的十多年時間,卡利卡特人一直嚴重地威脅著葡萄牙人在印度的立足點。到底達伽瑪在卡利卡特經歷了甚麼?

        1498年5月28日,當達伽瑪和船員登岸會見卡利卡特的「扎莫林」(Zamorin,當地統治者的稱呼)時,雙方的氣氛還是相當親切的;直到葡萄牙人把禮物獻給扎莫林時,情況才急轉直下。有人認為,扎莫林因為瞧不起葡萄牙人的禮物,才會導致以後發生的災難。然而,扎莫林的想法並非毫無道理,畢竟葡萄牙人在他面前不斷表示自己是偉大國度派來的使者,卻送上這麼寒酸的「禮物」。如果達伽瑪的說話屬實,那麼這個偉大國度就是一個貧窮小國(葡萄牙在當時的歐洲確實是一個小國),或是這些使者是偽裝的騙子。幸好,曼紐一世的書信被證實是真跡,這才是扎莫林相信他們的官方使節,但他卻對葡萄牙人失去興趣。

達伽瑪向扎莫林獻上禮物,包括十二塊帶條紋的布、四頂鮮紅色兜帽、六頂帽子、四串珊瑚、六個洗手盆、一盒糖、兩箱蜂蜜和兩箱油,但扎莫林的部下直言印度和麥加最窮的商販,也能拿出更多的東西。

        站在達伽瑪的立場上,他深信扎莫林是被穆斯林瞞騙的「基督教國王」(葡萄牙的世界觀只有基督教和伊斯蘭教,而不知印度教的存在),認為這些穆斯林商人不斷地遇害他們。事實上,這些「瑪皮拉人」(Mappilla)的印度穆斯林後裔,掌控卡利卡特的貿易,眼見一批潛在競爭者出現,他們自然會想盡辦法地驅逐葡萄牙人,阻止他們與扎莫林建立貿易關係。

        達伽瑪船隊在卡利卡特停留了三個月,扎莫林允許葡萄牙人進城售貨。對這支探險船隊而言,他們本來就沒有帶上貨物,於是只好把一些私人物品售賣,而結果當然是生意慘淡,但他們卻得到大量有關印度洋和東南亞的訊息,包括香料產地和貿易港口。葡萄牙人相信在港口裡也打聽到鄭和船隊的事跡,就在半個世紀之前,鄭和船隊曾經到訪過稱為「古里」的卡利卡特,並在這裡進行貿易。這支船隊的事跡一直流傳於卡利卡特,成為日後尋找中國的起始。

        三個月過去,達伽瑪派人向扎莫林請求在當地建立貿易站,以及索取一些香料作報酬;但扎莫林卻反過來要求葡萄牙人繳交貿易稅,並拘留使節和葡萄牙人的貨物。事實上,扎莫林的做法只是印度洋貿易港的慣例,港口依靠徵收商人的貿易稅為收入,但達伽瑪卻誤解為這是穆斯林的陰謀。他採用屢試不爽的手段——綁架人質,然後與扎莫林談判。以公正聞名於印度洋的扎莫林,遵守承諾釋放人質,並答應交還貨物,但達伽瑪只釋放一部分人質,其餘人質則被帶走。

葡萄牙人為了應付遠程航行的需要而建造克拉克帆船(Carrack),這種帆船能應付大西洋的海浪衝擊,以及擁有更多空間來放置物資和貨物。

        憤怒的扎莫林於是召集七十多艘戰船,追擊這批厚顏無恥的惡魔。達伽瑪當時只有三艘損壞嚴重的克拉克帆船,面對人數眾多的卡利卡特艦隊是處於劣勢。不過,葡萄牙人大力發展航海和火炮技術,終於在這一刻總算用得上場,他們不斷地炮擊敵人。在印度洋上,海戰是登艦作戰為主,卡利卡特用大海戰術並沒有得到甚麼優勢,而葡萄牙人亦順利帶著人質離開。

        這些卡利卡特人質的下場大概相當淒慘,即使不是被葡萄牙人虐待,也是活生生地在船上餓死。根據印度教的傳統,這些高種姓的貴族不可在海上飲食和睡覺,所以他們大概因為規定而死。至於達伽瑪船隊離開印度後,他們的遭遇可是一場災難。葡萄牙人在不熟悉印度洋的季風情況下,自把自為地選擇沒有西航季風的時間返航,結果他們不斷受到逆風或無風困擾,被困在印度洋中心。最後,達伽瑪花上三個月時間才從印度返回東非,而當初從非洲航向印度只花了二十三天,而葡萄牙船隊差一點就全軍覆沒。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假若達伽瑪與扎莫林能好來好散,他們或許能得到一個領航員指示,從而避免這次大災難。

        猜疑、恐懼和不信任,造成這場偉大航行的外交失敗。毫無疑問,達伽瑪為人粗暴和火爆的性格,使他不能冷靜地解讀和處理事情,但這次外交失敗可能是早已注定的,而起點是從這批葡萄牙人初期接觸新世界的人開始……


(待續)



參考資料:
  • Roger Crowley著,陸大鵬譯,《征服者:葡萄牙帝國的崛起》,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6。
  • Sanjay Subrahmanyam著,何吉賢,《葡萄牙帝國在亞洲(1500 - 1700:政治和經濟史)》,澳門:紀念葡萄牙發現事業澳門地區委員會,1997。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