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隆炮竹廠遺址:澳門最後的爆竹業遺址(六)

益隆炮竹廠中央的大水塘,水塘旁邊的建築是廁所,而倒塌的是發鑿炮房。
(承上文)

        前文曾提及益隆炮竹廠的佈局分明,屬於較為少見的。除了寫字樓、宿舍和農地區之外,爆竹廠基本分為四個區域:漿引及烘引區、火藥倉庫區、鑿炮區,以及打引區。這種佈局設計依照功能和危險程度來劃分,使廠方能有效採取措施來管理工廠,反映鄧璧棠對生產安全的重視。在不同的作坊和倉庫附近都設有大大小小的儲水池和水井,而炮竹廠的中央還有一座大水塘,水源對爆竹廠來說是十分重要,因為一旦發生爆炸或火災,工人便能馬上用水撲滅火災,把傷亡減至最少。

在曬藥場附近的白藥儲存倉,從倉庫以堅固的花崗岩所砌成,可見它有一定的危險程度。
        在1960年代,黑藥爆竹被白藥爆竹所取代,而白藥主要由氯酸鉀、硝粉、銀粉和硫磺所製成。一般來說,各種材料在「較藥」前都會分開存放:硝粉與其他易燃品存放在水塘附近的貨倉,而白藥、銀粉等都擁有獨立的倉庫。白藥材料都會以塊狀運到爆竹廠,所以工人需要先把材料拿到舂藥房,初時工人「蹺蹺板」方式把材料舂成粉狀,但隨後爆竹廠採用機械取代人手。

昔日機械舂藥房內機器就是坑道上不斷地舂藥,把塊狀的火藥打成粉末。
        白藥材料準備後,工人把它們搬到遠離工廠的較藥和入藥房。工人需要經過一條「益隆橋」,而且才會來到作坊。作坊的位置大約在今天的花城公園,而當時的兩間作坊四周都是空曠的土地。工人調配火藥的份量是根據當天的需要而定,因此是不會存在有多餘火藥的情況,即使有也會在離開作坊前清理掉,然後把火藥運回工廠分配到各部門。除此之外,在大水塘和白藥儲存倉附近還有一座曬藥場。

昔日益隆炮竹廠內的曬藥場,旁邊還有一座用木築成的倉庫。
        在大水塘另一側是鑿炮工場,由於鑿炮的危險程度不下於較藥和入藥,所以工場都會設在水源附近。每天早上,鑿炮工人從宿舍來到位於水塘的發鑿炮房,然後到鑿炮工場開始工作。鑿炮工場先被厚厚的隔火牆所包圍,而工場內九座工房亦以夯土牆所分隔,可見鑿炮工序是相當危險,一旦發生爆竹,隨時會波及其他工房。

鑿炮工場內的九座工房之一,工房四處有不少如水池和隔火牆的安全設施。
其中一座鑿炮工房甶有「坦白從寛、抗拒從嚴」的口號,相信爆竹廠曾用作電影拍攝的場地。
        鑿炮工人都是以女工為主,而工人都有一定的技術。不過,由於工序需要大量人手,而家人又希望能賺取多點工錢,所以也有童工參與危險的鑿炮工序,即使法例並不允許。鑿炮工人們每次不能取太多餅炮來鑿,所以他們要鑿好炮餅,然後把炮餅送到鑿炮工場外面的收鑿炮房,才可以再到發鑿炮房取得另一餅炮。


(續下文)


參考資料:
  • 默聞(2002年4月)。《極具價值的近代工業作坊 益隆炮竹廠廠址系統留存》。《澳門雜誌(第二十七期)》。澳門:澳門特區政府新聞局。
  • 陳煒恆(2009年5月)。《從益隆炮竹廠的興衰看氹仔炮竹業變遷》。《海島迴瀾(創刊號)》。澳門:民政總署路氹歷史館。
  • 黎鴻健(2013年)。《氹仔炮竹業》。澳門:澳門文化局。
  • Pinheiro, F. V. & da Costa, G. (2005). "Yec Long Firework Factory: A Chinese Relic Industrial Architecture". "HKIA Journal Issue 41". Hong Kong: The Hong Kong Institute of Architec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