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隆炮竹廠遺址:澳門最後的爆竹業遺址(二)

路氹故事館內的起炮師傅模型。起炮工作是爆竹製作中最高危的工作之一,所以工資也是最高的。
(承上文)

        1928年11月26日早上,氹仔居民如常在工作,突然間傳出一陣巨大的爆炸聲,然後四周的玻璃全都爆。大家紛紛出外一看,發現益隆炮竹廠內冒出黑煙,並出現熊熊大火。即使氹仔有眾多爆竹廠進駐,但在1955年以前政府並沒有設立消防局,所以爆炸的救援工作由駐紥氹仔的水上飛機場人員、在路環射擊場的第6及第50土著連,以及警察們進行。在專業消防團隊來到前,他們負責救火和阻止爆炸的蔓延,以及救出爆竹廠的工作。

        事故原來在益隆的起炮房發生,六位起炮師傅全都被炸至粉身碎骨,連作坊也被炸燬,可見當時爆炸的威力是多麼強大。由於爆炸使居民的房屋受到嚴重損毀,所以他們紛紛向氹仔守軍司令,也就是後來的海島市市長投訴。除了居民們,治安警察廳主席和危險品安全生產委員會主席,先後向氹仔市政廳提出永久關閉益隆炮竹廠的建議。鑒於事故的嚴重性,氹仔守軍司令在同年12月6日下令暫時關閉爆炸廠,直到上級提出新決定為止。

氹仔的炮竹先友墳場,在爆炸事故中死去的工人會安葬到此,每年廠方會派人祭祀先友。
(圖片來源:黎鴻健,《氹仔情懷》)
        早在當局下令關閉廠房前,鄧璧棠已經向所有死傷者家屬作出賠償,而且出錢為所有受損壞的房屋作維修。經過一輪整治後,當局批准爆竹廠重新投入運作,並撥出一片土地來重建起炮作坊。在澳葡政府嚴格的管理下,澳門爆竹業得到迅速的發展。在1930年代初期,氹仔共有四座爆竹廠,包括益隆號、廣興泰號、廣興隆號和謙源號,其後又有其他新的爆竹廠進駐。

        在1936年,鄧璧棠獲得政府批准撥地擴充廠址,但同時也面對生產虧損的問題,於是他引進投資者入股益隆號。當時,鄧璧堂手上除了氹仔益隆炮竹廠之外,還有位於下環區的均益炮竹庄和大益炮殼店,以及康公廟前地14號的總行。在1937年1月1日,益隆號進行公司重組集資,鄧璧堂及家人共獲42股(70%的股份),為公司最大股東;第二大股東是鄧璧堂在佛山經營廣隆號的梁裕安堂,獲得15股(25%的股份);而其餘的則是一些小股東,合共擁有公司餘下的3股。
益隆炮竹廠內的鑿炮工坊,由於工序也是十分危險,所以四周由隔火牆包圍作保護。
       公司重組後,益隆號只是擁有氹仔的廠房和康公廟前地的總行,而均益炮竹庄和大益炮殼店則改為鄧璧堂個人擁有。然後,由於爆竹業受抗日戰爭的影響,行業一度處於衰落狀態,很多小股東都紛紛退股,結果在1944年益隆炮竹廠再次回歸鄧氏全資擁有。在1948再獲得近48,961平方米的土地。廠址從最初只有四座大工場,大大擴建成一座更具規模、更具系統性的工廠。廠內不但增建了八座被隔火牆包圍的小屋,也有兩座配藥房和其他工場。

        今天所見的益隆炮竹廠遺址佔地只有11公頃,但在全盛時期佔地超過20公頃,是繼廣興泰號第二大的爆竹廠。不過,政府在1957年向益隆號收回1936年批出的土地,原因是由於鄧璧棠逝世後,他的繼承人把土地作其他用途。事實上,當時政府已經開始把經濟發展的重心從三大傳統工業轉向其他行業,所以除了益隆號,其他爆竹廠也出現被收回土地的情況。

(續下文)


參考資料:
  • 陳煒恆(2009年5月)。《從益隆炮竹廠的興衰看氹仔炮竹業變遷》。《海島迴瀾(創刊號)》。澳門:民政總署路氹歷史館。
  • 陳樹榮(2013年10月)。《解讀一份民間工業契約——1937年益隆炮竹廠合同記錄開辦十年的發展》。《海島迴瀾(第五期)》。澳門:民政總署路氹歷史館。
  • 默聞(2002年4月)。《極具價值的近代工業作坊 益隆炮竹廠廠址系統留存》。《澳門雜誌(第二十七期)》。澳門:澳門特區政府新聞局。
  • 黎鴻健(2010年)。《氹仔情懷》。澳門:民政總署文化康體部。
  • 黎鴻健(2013年)。《氹仔炮竹業》。澳門:澳門文化局。
  • Pinheiro, F. V. & da Costa, G. (2005). "Yec Long Firework Factory: A Chinese Relic Industrial Architecture". "HKIA Journal Issue 41". Hong Kong: The Hong Kong Institute of Architec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