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爆竹業:爆竹聲傳萬家事(五)

路氹歷史館內的手動摏藥工具,師傅會利用蹺蹺板的方式摏碎火藥材料。

(承上文)

        隨著爆竹業在社區中沒落,爆竹的製作工序漸漸地消失。唯有通過博物館的展品和說明才能了解這些工序。爆竹製作絕不是簡單和輕易的工序,它是個既複雜又危險的程序。爆竹的結構主要分為三個部分,分別是火藥、炮殼和引線。爆炸製作的首個階段,正是準備這三個部分。本篇先簡單介紹火藥這部份的工序。
        火藥製作工序是指將藥粉根據適當的份量製成火藥,這是爆竹生產其中一項最危險的環節。火藥的成份由白藥(即氯酸鉀)、銀粉、硫磺、硝酸和碳粉等材料混合而成,製作工序可分為「摏藥」和「配藥」兩個步驟。工人在行業內屬於專業人士,所以都會稱呼他們為「師傅」,工資和工作時數的待遇優厚,但也是危險工作,稍有不慎會被炸至粉身碎骨、體無完膚。
製作火藥的原料來自歐洲國家,經過長途跋涉為運送到澳門,過程可能會造成爆炸的風險。由於粉狀跟塊狀相比較為穩定,所以原料多數以固體塊狀運送到爆竹廠。工人需要把銀粉、硫磺和硝酸等原料摏碎成粉末,以方便接下來的調藥工作。摏藥的工序本來是以人手進行,工人站在木棍上使用蹺蹺板的方式,把原料摏成粉末。在60年代,摏藥開始機械化,以發動機驅動機器進行工作,這樣能降低成本和提高工作進度。


益隆炮竹廠遺址內的摏藥工房,昔日曾保存著一台機械摏藥機。
摏藥過後,師傅會把白藥、銀粉、硫磺和硝酸等原料粉末按適當的份量調較配藥,一般都是以一斤銀粉、兩斤硫磺和三斤白藥調配而成,這個過程被稱為「配藥」。配藥的工序是爆竹生產中最危險的工作,只要調配時工人稍有出錯,輕微磨擦以致引發火花,都能發生大爆炸,不少配藥工人因此而喪命,所以配藥的工人數量不能太多,一般約有六、七名工人同時進行。
配藥師傅都以白布包著口鼻,防止粉末吸入體內。由於他們身上都占有銀白色的火藥和粉屑,所以有「工人如銀人」的說法。配藥也是爆竹生產首要環節,若沒有火藥會影響到接下來的工序,所以配藥工作都會在天亮進行,工人都是披星戴月出門工作。不過工人只需調配當天所需的火藥即可結束工作,每天僅工作一、兩個小時,然後到附近的茶樓「飲茶」。火藥其後由專人運送到各個工場,而其他工場這時才能正式運作。
配藥房除了負責工人和運送原料的人員之外,一律閒雜人等嚴禁進入。房間內充滿著火藥味和粉屑,工人所使用的工具都是非金屬品。秤砣是用布包裹砂子的製成;盛載原料的容器是以竹篾製成,再以「朱料」封孔的盆子。配藥過程全由人手操作,藥粉都會先倒在布塊上,用手攪拌調配,再將硫磺粉曬下去,然後把布包裝好,並由專人運送到其他工作坊。小量火藥會被送到倉庫存放,以備日後使用。


廣興泰炮竹廠內的配藥房,由於屬於高危工序,所以工房都設在遠離工房和民居的地方,而工房四周由小河包圍。(圖片來源:黎鴻健,《氹仔情懷》)
配藥工人屬於爆竹廠內的固定長工,也是從事高危工作的專業人士,所以工資為行內最高的一群,日薪計算為10多元。有關配藥工人因工傷亡的事故時常發生。益隆炮竹廠最嚴重的事故發生在19281126日,配藥工房發生爆炸,六名師傅慘被炸至死無全屍,爆炸令氹仔所有玻璃震碎,可見爆炸的威力甚大。
        廣興泰炮竹廠在1950年代也發生配藥房爆炸事故,八名師傅中僅有一位師傳因上廁所而幸免於難。其他師傳被爆至重傷,筋絡斷裂,腳底被爆得幾乎脫落,但還撐著一口氣走到辦公樓內求救。由於氹仔沒有完善的醫療設施,廠方於是馬上把傷者送到碼頭,而氹仔市長也借出專船讓他們到澳門急救,可惜為時而晚,傷者先後不治身亡。另外,配藥師傅因為經常吸入粉末而出現肺病。由此可見爆炸業光輝的背後,隱藏著不少血淚史……


(續下文)


參考資料:
  • 陳煒恆(2009年9月)。《從益隆炮竹廠的興衰看氹仔炮竹業變遷》。《海島迴瀾(創刊號)》。澳門:民政總署氹歷史館。
  • 默聞(2002年4月)。《極具價值的近代工業作坊益隆炮竹廠廠址系統留存》。《澳門雜誌(第27期)》。澳門:澳門特區政府新聞局。
  • 陳子良(2001)。《澳門百業三編》。澳門:培正中學史地學會。
  • 黎鴻健(2010)。《氹仔情懷》,澳門:民政總署文化康體部。
  • 張卓夫(2001)。《海島風華》。澳門:澳門近代文學學會。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