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光黛影——月份牌美人


        掛在牆上的月份牌僅有一年壽命,提醒人們日月更至,預告寒暑交替。然而,月份牌並非預言書,無法預視將來,但褪色發黃的月份牌描繪民國時代的潮流。從傳統保守的古裝少女,到嬌艷性感的摩登女郎,月份牌上的美女,既有大家閨秀的貴氣,也有小家碧玉的俏麗,讓人賞心悅目而又回味無窮。月份美女,細說花樣年華,民國女子之美,卻是如此難忘。

「雙妹」竟是男兒身

        月份牌最早出現於清末年間的上海。當時,外國洋行為了打入中國的市場,於是以中國傳統題材,並配上年曆和商標,用來推銷貨物,這就是「月份牌」的起源。早期月份牌的畫風較為保守,而且畫作不是關於小說情節便是神話故事。當各商行皆推出相近的月份牌時,只有尋找新設計來脫穎而出,而美女月份牌成為打破傳統的新思路。

        事實上,在美女月份牌成為主流之前,月份牌畫師已經以傳統服裝仕女為題材,而廣生堂「雙妹嘜」美女月份牌就是經典之一。曾幾何時,「雙妹嘜」品牌的名聲相當於今天的「莎莎」,它是香港首家女性化妝品品牌,而「雙妹」更是花露水的代名詞。

        第一代「雙妹」由香港著名畫師關蕙農在1910年繪製,據說「雙妹」的原型竟然是兩位男生,而始作俑者是廣生行經理——林煒南。當時,林煒南發現兩名長相俊秀的男生,於是請他們男扮女裝拍攝相片,然後禮聘關蕙農繪製月份牌,萬萬沒想到銷量一鳴驚人,也使關蕙農成為一代「月份牌王」。

        大家別因為「雙妹」竟是男兒身而感到奇怪,其實初期月份牌模特兒都是男扮女製的。為甚麼?因為在風氣保守的年代,很少女性願意拋頭露面,想要物色女模特兒只能到青樓尋找,所以情不得已才徵用男模特兒。

        其後,1913年的「雙妹」月份牌同樣由關蕙農設計,可惜兩代月份牌未能流傳現今,我們現時看到的已是後期的進化版「雙妹」月份牌了。



顧影流盼的民初少女

        回眸月份牌,大家可以感受到民國時尚變化。關蕙農早期的作品《香煙仕女圖》,不難發現是元寶領的古裝女子,以傳統工筆技法繪畫,更突顯封建女子的含蓄溫婉。

        時代在變,特別是破格的民國年代,讓女性帶來前所未有的多采多姿。1920年代,上海月份牌畫師鄭曼陀筆下的清純女生形象,頗有民國少女的風範,她們穿著民初流行的喇叭袖圓擺襖衫,燕尾式劉海,柳眉細眼,櫻桃小口,顧影流盼,一副柔弱的清雅模樣。

        鄭曼陀就是憑著獨創的「擦筆水彩畫技法」,以及筆下脫穎而出的時尚美女,成為上海月份牌界的大師。


旗袍女的摩登時代

        如果說民初女性尚未擺脫清代的柔弱之美,那麼旗袍美女則表示她們的脫胎換骨,步向摩登時代。

        北平街上陽光明媚,新時代的民國少女脫下傳統拘束的襖衫,換上一件玲瓏高貴的旗袍裙裾搖曳間,柔媚無限。十里洋場繁華夜裡,名媛淑女衣香艷麗,成熟性感,起伏的身段包裹在旗袍,曖昧妖嬈。旗袍是摩登時代之美,柔和了亂世動盪的痛苦與悲傷,而旗袍美女成為民國月份牌中最難忘的畫面。

        自關蕙農繪畫最早的「雙妹嘜」後,他在三十年代再次出手,悉心繪製全新雙妹月份牌。這一次,廣生行尋找兩名青春少女來拍攝形象廣告。1932年的「雙妹」姊妹攜手為心形,兩人劉海齊剪,穿著高跟鞋和細花裙,站在湖邊花園草地上,給大家溫馨清新的感覺。至於1933年的「雙妹」,畫中甜美的中國少女,與周圍西式的環境,可謂中西合璧。

        有趣的是,大部分的人物都會繪畫全身,甚少只繪半身或作「特寫」,因為人們認為這樣不吉利,直到三十年代才打破禁忌。另外,一些月份牌的內容與產品毫無關係,所以銷量靠的就是畫師功力,以及「廣告女郎」的品牌形象。




月份美人,流金歲月

        正當香港和上海的月份牌發展得如火如荼之際,哪麼澳門的情況又如何?由於澳門有能力製作月份牌的商家寥寥無幾,所以直到三十年代才開始起步,其中最廣為人知是澳門電燈有限公司在1933年製作的月份牌。這張月份牌由張口鸞繪製,一位身穿淺橙旗袍的少婦熨衣,她彷彿望著你說:有了這些電器,繁瑣家務頓時成為生活的娛樂,您還等甚麼?

        抗日戰爭爆發後,上海、香港等多個商埠陷入戰火之中,使商業活動大受打擊,月份牌製作一時進入低潮。即使戰後,月份牌也因為其他新媒體的出現而沒法復興,與當年的「老上海」成為摩登時代的記憶。

        隨著歲月流逝,愈來愈多的收藏家與喜歡懷舊的人,都喜愛這種浮華香豔的氣氛,尤其是名家所畫的月份牌,不僅美人如玉,衣香鬢影,還記載有歲月的痕跡,看著上面的年歲,想像那段曾經的光陰,真有穿越時空感覺。所以近年來,除了老月份牌愈加珍貴,甚至已經有商家將一些經典作品重印面世,讓大家再次懷想一下那個流金歲月的一抹餘光。

(本文刊登於《梳打雜誌(第64期)》2014年8月號)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