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也有「黃師傅」


        我認為,上體育堂絕對不是現代才有的東西。看《黃飛鴻》電影時,黃師傅開班教拳的情景,總是跟體育老師教運動有幾份相似。但那時候上「體育堂」,可不是先登記後報名,而是要入體育會,方可練拳習武。過去澳門有多家「體育會」,在街上練武的畫面不是甚麼新鮮事,那麼這種文化又是怎樣呢?讓我們一起探秘吧!

為保家,也衛國

        有別於現在的體育社團,昔日體育會的「運動」正是中國武術,但為何人人只練武術?

        在電影中,黃飛鴻和葉問教導武術多是出於保家衛國的想法,這可不要為了「扮英雄」,而是出於時勢所逼。話說起來,「團練」的歷史來自中國古時的民兵制度,鄉村組成民兵隊作保衛。在清朝中葉,因為白蓮教起義時,清兵不足以禦敵,於是當地官員建議恢復被禁止團練,訓練鄉勇來自保。在鴉片戰爭後,清廷飽受內憂外患,一些鄉勇民團甚至成為清軍主力,如鎮壓太平天國起義的湘軍,最初就是來自湖南的民兵。

        在澳門也曾經出現這種民團組織。在1883年時,望廈村村民為了反抗澳葡政府的侵略,因而組織「望廈鄉民知守義團」。據說,觀音堂早年聘請黃飛鴻的再傳弟子李功平為武術敎頭,來保衛村民及防止寺廟被侵略。到底這是否本地體育會的起源,則不得而知。但可以推斷,由於內地戰亂頻繁,不少武術教頭來到港澳地區,一些人開設武館教拳,形成早期的體育會。

        澳門的體育會除了弘揚武術之外,同時也擔起慈善團體的角色,救助貧苦大眾,如黃昌國術會在華北水災時舞獅義演籌款。在抗日戰爭期間,各家體育會聯同學界、演藝界等社團,四出義演籌款,為國出一份力。


只問耕耘,不問收獲

        昔日參加「體育會」,可沒有那麼簡單容易,不僅是講能力,更是講恆心。

        黃昌國術會是其中一家現存最悠久的,有近百年歷史,由黃昌宗師於1927年在澳門成立,後來更傳至香港。據現任師傅黃耀文所述,與今天娛樂節目多多相比,一些人以練拳習武為閒時活動,一來是強身健體,二來是自衛保身。另外,一些工會也邀請體育會師傅教導職工練武,如茶樓酒樓、搬貨運輸等行業。不過,想參加體育會,不是只報名交錢即可,而是需要熟人介紹,經過師傅允許才能入會。昔日入會前要進行繁複的儀式,但現在已經大大簡化為向館內關帝神位上香,拜過師傅,便完成入會儀式。

        雖然拜師入會並不容易,但真正的考驗卻是入會之後。正如在電影中,學徒先由紥馬步開始。哪麼紥馬要練多久?黃師傅表示,過去若是快也需一個月,但最重要還是過師傅一關。他憶述,練過紥馬後,當天幾乎走不了路,腳酸腿軟,相當辛苦;但即使如此,學徒依然每晚來練功,一些學員甚至下班馬上過來,而且一練便是數小時,那份刻苦耐勞的精神,實在讓人敬佩。

        學海無涯,武術更是如此。今天,人人上堂為證書,但黃師傅表示,練武從來沒有甚麼證書,更不像其他武術分「段數」,因為練武就是「只問耕耘,不問收獲」。當然,如果師傅認為徒弟夠實力,便允許他自立門戶,把自家武術發揚光大。


武打片的真與假

        今天不少武俠電影中,最經典是「賜館」的情節,然後師傅上演一幕「一打十」的情節。黃師傅笑言,能夠開館的人多是有實力、有名氣,假若有人硬要「切磋」武藝,大家會進行一場「點到即止」的交流。一些人就是在切磋期間了解自身不足,轉而誠心拜師,苦練武藝。

        除此之外,在《黃飛鴻》電影中會見舞獅變武鬥的情節。黃師傅表示,雖然動刀動槍多少是誇大,但過去舞獅可是有相當多的禮節,如兩家體育會「會獅」時,舞獅的眨眼、腳步等動作都有「江湖規定」,萬一出錯可成挑釁,導致打鬥。因此,過去擔任舞獅的師傅都是資歷豐富的。黃師傅更坦言,初次舞獅時,心情可說是戰戰兢兢。然而,往時活動中舞獅可達半小時,但現在成為儀式中簡單的一小部分,最多只進行十多分鐘。除此之外,以表演舞獅舞龍的「龍獅團」出現,也使舞獅文化更「表演化」,不少禮節和細節被簡化,反而失去原來的味道。


傳承國術精神

        每逢二月初二,黃昌國術會的會員皆聚首一堂,慶祝土地誕時,晚上大家舉行祭拜先師、拍賣貢品,即使會員分散各地,在會慶時也會回到澳門慶祝,讓國術的精神傳承下去。

(本文刊登於《梳打雜誌(第73期)》2015年5月號)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