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觀應——《盛世危言》與「中國夢」


        澳門雖然只是一片彈丸之地,但如果翻開歷史書,大家不難發現這裡有不少名人的足跡,好像利馬竇、孫中山、葉挺等,而其中不得不提的清末思想家——鄭觀應。生於中國最憂患年代的他,在澳門編寫著作《盛世危言》,警醒世人為盛世中華夢的奮鬥,影響中國近代的歷史發展。現在,不如讓我們一看鄭觀應和他的《盛世危言》,回顧這位「澳門之子」的百年中國夢。


一、 鄭觀應出身於怎樣的家庭?

        俗語說:「有其父,必有其兒。」鄭觀應的父親鄭文瑞,對他的一生有很大的影響。雖然香山鄭氏家族已有數代人經商,但在「尊儒抑商」的時代,家族都抱著後代能進身仕途的願望。鄭文瑞早年也試考科舉,但落考後便開始從商,直到1850年代才回到香山開班授徒。因此,鄭觀應在自幼便受其父教育,但可惜他未能考上童子試,十六歲時遠赴上海經商,可謂早年人生有如是其父的翻版。

        不過,鄭觀應具有不遜於書香世家的學識,加上日後在上海從商的經驗,以及好學用功地學習外國文化,使鄭氏超越一名商人,成為中國近代史上其中一位最重要的思想家。


二、鄭氏家族在澳門的地位如何?

        在1866年,鄭文瑞便從故鄉香山縣移居澳門,以「鄭餘慶堂」為商號,從事商業及慈善事業。當時,鄭文瑞在沒有從事澳門最發達的賭業、鴉片及苦力貿易下,卻能擠身澳門最具有地位的華商之一。不過,隨著鄭文瑞淡出商界,鄭氏在澳門也漸漸走向式微,而鄭家大屋也只靠鄭觀應在內地的經濟資助繼續修建。

        1885年,鄭觀應因生意失敗而隱居澳門,期間編寫《盛世危言》,直到1891年因出任開平煤礦粵局總辦才離開。在父親逝世後,鄭觀應有時候也往返澳門,但留澳時間並不算太長。某程度上,鄭觀應的生意和人脈並非在澳門,但他也與何連旺、盧華紹、李鏡荃、葉侶珊等澳門首富交往。


三、鄭觀應是不是只編寫《盛世危言》?

        《盛世危言》當然不是鄭觀應的唯一作品。在1872年8月,鄭觀應開始在上海《申報》發表文章,其後在1873年輯著《救時揭要》一書。當時,鄭觀應尚未擺脫儒家思想,依然認為只要勸善積德就能救國。隨著鄭觀應思想不斷改變,後來在1880年完成另一部作品《易語》,提倡國家富強始於改革、學習西方的積極精神。到底這兩部作品跟《盛世危言》有何關係?原來,《盛世危言》正是由《救時揭要》和《易語》修編而成,同時也綜合鄭氏一生豐富的社會實踐和從商經驗。

        除此之外,鄭觀應也創作不少小說和詩集,如《陶齋誌果》、《救災福報》等,內容也帶有《盛世危言》精神,所以被人譽為《盛世危言》韻文版。


四、《盛世危言》出版後,達到怎樣的歡迎程度?

        《盛世危言》在1894年出版時,正是甲午戰爭爆發之際,所以《盛世危言》旋即引起朝廷官員重視。鄭觀應其後更專為光緒皇帝編寫「御覽版」的《盛世危言統編》,皇帝閱讀後要求印刷二千部,送給官員們閱看,所以著作在當時稱為「醫國之靈柩金匱」。除了洋務派大臣之外,《盛世危言》也影響了後來的維新派和革命派人物,包括康有為、梁啟超、孫中山、毛澤東等人物,可說是中國近代的命運有著深遠的影響。



五、《盛世危言》有多少種版本?

        《盛世危言》自問世以來,一時激起中國維新思潮,而鄭觀應也曾數次對著作進行增訂及重刊。與此同時,坊間書商為圖厚利,不僅大量翻印著作,也擅自對內容進行修改,使《盛世危言》一書竟然有達二十多種版本,堪稱「近代中國版本最多的名著」。

        現今最具權威性和代表性的文本,分別是1894年的《盛世危言》五卷本、1895年的《盛世危言增訂新編》十四卷本,以及1900年的《盛世危言增訂新編》八卷本。


六、《盛世危言》出版後,鄭觀應是不是出人頭地?

        雖然《盛世危言》為鄭觀應贏得很大的名譽,但他並沒有因而出人頭地,成為朝廷重臣。其實早在《盛世危言》出版之前,鄭氏已受洋務派大臣李鴻章所託,在1880年出任上海機器織布局的總辦。其後,他亦協助經營官督商辦的企業,如上海電報局、輪船招商局等。雖然鄭氏的地位不及正職官員,但也算是當時的一名「紅頂商人」。《盛世危言》出版後,鄭觀應的人生也未有太大改變,繼續出任朝廷不同實業的總辦,直到逝世時依然為實業的事情勞心勞力。


七、鄭觀應家族何去何從?

        鄭觀應家族的記載並不多。現時所知,原配妻子莫氏約鄭觀應十七歲時迎娶,並為他生下兩兒,可惜皆幼殤,而莫氏也在1875年前去世。其後,鄭觀應陸續納下五妾,希望為家族繼後香燈,而最終也不負所望,鄭觀應共有四名兒子。在鄭氏四子中,第四子鄭景康成為新中國第一代攝影師,曾為多位名人或領袖拍攝肖像照,如齊白石、天安門的毛澤東肖像。


(本文刊登於《梳打雜誌(第66期)》2014年10月號)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