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環船鋪街考古遺跡:爭議聲中的史前遺跡實貌

路環船鋪街考古地點現場(攝於2014年6月13日)
        近日考古人員在路環船鋪街(Rua do Estaleiro)發現史前遺跡,又一次掀起文物保育爭議。撇開一系列考古發掘、遺跡保育、潛在利益等爭議,把焦點回到考古遺跡上,現時的發掘成果,毫無疑問補寫澳門史前史空白的一頁,而本文將簡單介紹船鋪街考古遺跡的發掘情況。由於筆者並非考古系出身,若有不足之處,請多多見諒!

1972年香港考古學會在路環五處地點,分別是竹灣、黑沙北部及南部、路環村及九澳,進行史前考古發掘工作。(圖片來源:"Archaeological Investigation of Coloane, Macau")
1972年在路環村考古發掘中,所發現的殘石英環及玉髓刮削器。
(圖片來源:"Archaeological Investigation of Coloane, Macau")
        路環村的考古調查工作,最早可以追溯至1972年,當時香港考古學會在路環五處地點展開首次考古調查。從該次考古報告中,不難發現該次路環村的考古地點與船鋪街位置接近。該次發掘除了出土現代陶片,也發現一些史前時期遺物,包括夾砂繩紋陶、夾砂幾何印紋陶、幾何印紋硬陶、殘石英環及玉髓刮削器。然而,隨後的考古工作主要在黑沙遺址展開,所以路環村考古工作在幾乎其後三十年處於停滯狀態。

考古領隊吳偉鴻簡單介紹考古遺跡現場。
        直到2012年,政府再次對路環村展開考古調查,由中國內地及香港的考古、地質和古環境專家進行,經過一年多時間鎖定考古地點及範圍,並在2014年5月7日正式開始發掘。據考古領隊吳偉鴻介紹,路環船鋪街考古遺跡屬於「沙堤遺址」,即在沙堤推積的背海一側曾經形成了潟湖,而遺址受海岸沙堤與潟湖相互發育、相輔相成,為史前居民提供理想的生活環境。

昔日考古遺跡上曾設有煉鐵廠,這是廠內其中一座煉鐵爐的地台。
        在五、六十年代,船鋪街考古地點曾經設置煉鐵廠,因此在現代填土層下發現一段牆基、一幅水泥地台,以及用磚砌成的方型水池。考古人員使用機械清理現代填土層,初步發現一些清末民初的文物,以及一批史前遺物。

考古人員在第四及第五文化層發掘陶片和石器,屬於新石器時代晚期至青銅時代。
考古人員推斷陶片為「幾何印紋陶片」,這類陶片也見於珠海、深圳和香港。
        該批史前遺物主要在第四及第五文化層,包括陶片和石器,距今約3,800至3,000年,屬於新石器時代晚期至青銅時代,而今次發掘更重要的是發現火塘遺跡。發現的陶片推斷為「幾何印紋陶片」,同類陶片在珠海、深圳和香港均有發現。至於石器,則有礫石石錘,以及石器加工用過的磨石等。

除了史前時代的陶片,考古人員還發現一些石器,如礫石石錘。
史前居民也利用石頭加工石器,即所謂「磨石」。
        從遺跡的初步推斷,火塘顯示史前居民曾在沙堤上生活,潟湖提供了飲用的淡水,而海岸與山林也提供豐富的食物,而居民則利用陶器和石器加工食物。這樣的遺跡,反映出史前人類與大自然的相生相息、密不可分的關係。現時,船鋪街考古發掘工作依然進行中,而部分探方已經挖掘至第八文化層,估評在七月完成發掘。文化局表示待考古報告出台後,才決定遺址的最終保育方案。

今次考古發掘的亮點之一是發現火塘遺跡,事實上遺跡只能透過泥土中的炭層斷定。
史前居民就是利用石頭架起火塘,然後生火使用。
現時考古遺跡至少發掘六十至七十件文物,而專家估計文物可能達百多件。
現階段考古工程還在進行,部分探方已經挖掘至第八文化層。
        考古如閱書,翻開每層泥土,便能閱讀埋藏地下的故事。然而,考古發掘結束後,當遺跡完成它的任務後,這本古籍是否再次埋葬在博物館裡,抑或面對被大樓活埋的命運?若能留下來,讓後人繼續閱讀先民與大自然共生的故事,對社會而言,不是遠比豪宅高樓來得更大有意義嗎?


(完)


參考資料:
  • 陳炳輝(2003年)。《澳門史前考古與文化》。澳門:澳門藝術博物館。
  • 鄭煒明與陳德好(2012年)。《澳門考古學史略》。澳門:澳門理工學院。
  • Kelly, W. & Meacham, W. (1974, March 13). "Archaeological Investigation of Coloane, Macau". Retrieved October 3, 1999, from http://scholarspace.manoa.hawaii.edu/bitstream/handle/10125/16819/AP-v17n2-102-111.pdf?sequence=1.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