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地圖的故事——澳門,中國的唯一座標


        在國外跟當地人聊天時會介紹澳門時,很多人的反應是「澳門在哪兒?」,然後要補一句「在香港附近」或「位於中國」,對方才會恍然大悟。今天,澳門在大家眼中不過是一座城市,而在地圖上更是微不足道的地方。然而,在三、四百年前的地圖上,澳門代表著龐大的中國,而不少現今的名城,包括香港和新加坡,當時還未出現在地圖上。今次我們從科技大學圖書館精選一系列歷史地圖,跟各位重溫這些西方地圖,看看古時西方人眼中的澳門。


遨遊圖海,建立史上最強澳門圖料庫

        澳門的文獻幾乎是幾乎遍佈世界五大洲,為何小小的澳門,她的記憶碎片卻分散各地?事實上,澳門曾經是世界最重要的三大航線的核心,無數商人和探險家也匯集之此,因而留下大批重要文獻。

        本地保存的文獻僅是當中一部分,而現時科大圖書館正收集世界各地有關澳門的古地圖。圖書館的專家們遠赴美國各大圖書館,單是哈佛大學圖書館已經有500萬幅地圖,而研究員在成千上萬的「圖海」中花上數個月時間,挑選出最著名、最特別的地圖,而部分珍貴的地圖已在校內展覽中展示。

        與此同時,科大圖書館也在史丹佛大學圖書館及美國國會圖書館搜集。除此之外,他們也與梵蒂岡聯繫,收集耶穌會在十六世紀時關於澳門的地圖,目標是建立澳門最具規模的地圖資料庫。

那些年,只知「澳門」不識「香港」

        今時今日在國外提起澳門,可能有人只知香港,而不知道澳門。但如果是四百年前,歐洲人只知澳門,而香港則是聞所未聞,因為香港在當時根本不存在!

        澳門在1557年開埠時,這裡已經成為歐洲人最難忘的城市,而葡萄牙人在完成世界地圖時,當然不會忘記加上澳門。首張由葡人完成的世界地圖,由繪圖家奧門(Diogo Homem)在1565年繪製。這張地圖與剛才大家所見的世界地圖,是不是更有「現代感」呢?

        圖中各大陸以完整的面貌呈現,而且地圖更首次引進水位標示,稱為現代地圖的雛形。值得一提,地圖中在中國海岸線上標有「Ma_a」,被緯度線遮蓋,但從地理位置和語言標示上可以初步推斷,這裡就是今天的澳門。

        不過要數真正標注澳門的地圖,相信是葡國地圖師多拉多(Fernão Vaz Dourado)所繪的《宇宙圖誌》系列地圖,現藏共有二十張手稿。其中一幅名為《從錫蘭到日本》的航海圖,繪製了從斯里蘭卡經馬六甲、中國南海,至日本的航海路線,圖中在珠江口內側東岸位置標出了澳門,這是目前所知第一張以「Macao」標注出澳門的地圖。


現實中的澳門,想像中的京師

        昔日澳門的地位,不但是媲美今天香港的國際城市,而且更是中國的座標。簡單來說,歐洲人眼中的澳門就是中國的一切。透過這處小小的港口,西方世界才得以窺視中國神秘的一面。到底他們眼中的中國又是怎樣?相信這張由英國地圖製作家斯皮德(John Speed)的1626年中國地圖能解答一切。

        在今天看來,這張地圖明顯是相當粗略,單是中國輪廓已經是長方形,而除了寧波以南的海岸線是與現實相近,其他地方是出於對未知的幻想。同時,地圖也出現不少非常過時的資訊,好像而中國東北和西北則仍然標注宋代的契丹和西夏。而地圖兩側繪畫了作者想像當時各個不同性別、職業的服飾,這些都是作者的想像的一部分。

        這幅地圖的上方繪畫了兩座中國都城的平面圖,分別是澳門和京師,因為當時製圖師只知兩座城市。澳門是基於現實的地圖,所以地形符合真實,但從建築物的風格可見他未曾來過澳門,對澳門景色只能作想像。至於中國京師更是禁地中的禁地,除了極少數修士有機會留下來,其他人根本只能幻想這個富庶國家的首都。由於可見,澳門在西方人眼中代表著中國的一切。

當康熙遇上凡爾賽時

        幾個月前,國家主席習近平到訪德國期間,德國總理默克爾向他贈送一張1735年的《哈斯中國內地十五省圖》。雖然這張地圖並非十分著名的古地圖,但卻參考了康熙時代的《皇輿全覽圖》,而這幅地圖可謂當時中西文化交流巔峰之作。

        大家不要被電視劇誤導以為清朝皇帝很保守,其實康熙皇帝十分喜好西方玩物及技術,所以身邊有大批教士,為他帶來國際最頂尖的科技與玩意。即使是後來與梵蒂岡出現衝突,也依然保留少數教士在身邊,而且禮遇一點也沒有減少。

        這幅《皇輿全覽圖》其實是在耶穌會修士巴多明的建議下,康熙皇帝下令編繪的中國全境地圖。地圖測繪的規模之大為前所未有,同時也採用最先進的技術進行測繪,歷時十年之久,其後由於本地製版不夠理想,所以康熙把圖稿送到法國凡爾賽,由宮廷製圖師協助完成這幅《皇輿全覽圖》。而法國宮廷也以這些資料,自製一份所謂《中國韃靼西藏全國》,一時掀起歐洲學習漢學之風。

        歷史文獻是歲月的見證,每份資料皆編織一個地方的故事,通過一幅又一幅地圖,人們漸漸填補歷史上的空白,令世人了解更多的故事。

(本文刊登於《梳打雜誌(第62期)》六月刊)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