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家花園遺址:媲美娛園的一代名園

唐家花園的大屋位於普濟禪院斜對面,但建築早已被拆卸。
        澳門是一座極具歷史風韻的小城,在街上不難發現很多歷史建築,一些被完好保留,但更多是殘破不堪。即使前世多麼燦爛,但今生也難逃被拆的命運,在人們的記憶中消失,而唐家花園遺址正是其中一個例子。唐家花園曾經與盧廉若花園、張園合稱「澳門三大名園」,但隨著城市的發展,花園被荒廢、被破壞,現在更淪為一座停車場……

清末民初富商唐麗泉的肖像相。(圖片來源:Luis Lopes)
        唐家花園所在位置,位於普濟禪院斜對面。百多年前,這裡是望廈村的一片鄉郊田野,土地廣闊。在清代末年,商人唐麗泉購買土地,用來建造花園和大宅,作為退休避世的居所。既然能擁有最豪華的庭園,唐麗泉當然不是等閒之輩。他出身於香山縣唐家灣的唐家望族,與唐紹儀(中華民國第一任總理)更是宗親。他當時是港澳著名的富商,也曾被澳門各行推為鏡湖醫院總理,可見唐麗泉在澳門財雄勢大。

        當澳葡政府開闢舊望廈村時,在園前開闢美副將大馬路(Avenida do Coronel Mesquita),園後為雅廉訪大馬路(Avenida do Ouvidor Arriaga),左側闢為俾利喇街(Rua de Francisco Xavier Pereira),右側為高地烏街(Rua de Pedro Coutinho),而花園被高牆所包圍。據《澳門掌故》的記載,唐家花園的古式大屋為三楹,俱作回字門口,門外擺設高腳牌。進入大門後,屋內左邊為應客室,而右邊則是傳達室,而中間有一條甬道進入花園。花園採用仿蘇州式園林設計,繁花夾徑,綠樹成蔭,也有石山陪襯成優美風景。

唐家花園大屋的其中一處入口。
        除了在閒時享受綠野時光,唐麗泉也喜愛收藏古玩珍物,唐家花園內也曾藏有不少古玩畫作,而花園中最珍貴的古物是一件古銅鼓,相傳它是諸葛孔明的遺物。另外,在花園的右邊角落還建有一座竹亭,整座亭全是以從湖南省運來的湘竹編成,手工相當精巧細膩,可見工匠非常花心思。花園內桂樹居多,所以花開時園內香氣四溢,而水池也種植荷花,真不愧為澳門的一座名園!

        如此莊麗的花園,然而唐氏甚少歸來,花園因而一直常關,遊客無從而入。在唐家花園旁邊還有一片空地,澳門賽馬會曾打算佔用花園與空地,用來建造賽馬場,但唐家認為此事關係家族的面子,因而拒絕了賽馬會的請求。不過,自唐麗泉逝世後,家族開始衰落,唐家花園大部分土地被教會佔有,其後更在1907年改建為望廈聖方濟各堂(St. Francis Church)。

唐家花園部份土地被望廈聖方濟各堂和嘉諾撒修院,其餘則用作住宅和學校用地。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隨著戰火不斷在內地漫延,而且漸漸地迫近廣州。次年,由於時局非常緊張,廣州培英中學西關分校遷至澳門內,繼續在唐家花園辦學。當時,校園裡有兩座兩層混凝土房子,用作宿舍和課室,而空地則作為排球場和籃球場。不久香港也被淪陷,不少香港培英中學的學生也遷到澳門,直到抗戰勝利後,學校才從唐家花園遷回廣州西關復校。

        唐家花園作為澳門三大名園之一,具有重要的美學及建築價值,不但為清末民初中式大屋的建築風格提供參考,其高貴而細膩的園林設計也極具藝術價值。除此之外,唐家花園也見證唐麗泉望族的興衰,以及印證了抗日時期的港澳教育發展,可見它也具有重要的歷史意義。儘管唐家花園是如此具價值的文物,但在城市發展中,花園廣闊的土地漸漸地被改建,包括重建聖方濟各堂和擴建嘉諾撒修院(Canossian Retreat House),其他土地也建成住宅和學校,遺址僅保留部分牆壁讓人懷緬。

拆卸前的唐家花園大屋
        澳門有不少像唐家大屋的珍貴文物,但有更多像它一樣的慘劇,被人無聲無色地拆卸。即使政府有意「活化保育」,建造一座展覽館及仿造花園,唐家花園的文化價值早已大打折扣,昔日原來的光輝也一去不返。


(完)


參考資料:
  • 王文達(1999)。《澳門掌故》。澳門:《澳門教育》出版社。
  • 石城(2012年11月14日)。《搶救保護》,《澳門日報》。澳門:澳門日報。
  • 蔣忠和(2013年3月17日)。《望廈遺風何處尋》,《澳門日報》。澳門:澳門日報。
  • 雨辰(2014年3月9日)。《活用唐家花園》,《澳門日報》。澳門:澳門日報。
  • 吳志良、湯開建與金國平(2009)。《澳門編年史(第四卷)》。澳門廣東人民出版社。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