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色濠江——澳門名人花邊情史


        翻開名人傳記,內容總離不開硬綁綁的生平介紹及千篇一律的豐功偉業,但對他們的個人生活卻隻字不提。但畢竟他們是活生生的人,大家對其私生活其實最好奇。既然我們叫得上「濠江野史」,當然要為大家披露許多不為人知的花邊新聞,好像風流成性的何東、浪蕩才子錢納利,以及愛得轟烈的總督古爾露……今期「梳打」將為大家講述三段香艷的濠江故事故事。滿足大家對緋聞八掛的好奇心之餘,更可以從這些點滴中令我們對名人了解得更立體。


何東:香港大佬的愛情逸事

        「何東」這個名字相信大家不會陌生,何東圖書館、何東中葡小學都是以他來命名,而澳門賭王何鴻燊也是何東的姪孫(何東弟弟的孫子)。作為香港望族之首,他擁有跟何鴻燊一樣曲折離奇的感情生活。的確,何鴻燊的風流多少有「祖先遺傳」,何東也是有二妻、一妾、一情婦。雖然舊時「一夫多妻」對富豪是家常便飯,但何東家族名氣太大,也特別引人關注。

        事實上何東家族是指他父親,何仕文的子孫後代。何仕文是一位來自荷蘭的商人,他打算在香港創下一番事業,主力經營「賣豬仔」貿易,並與名為「施娣」的中國女子結婚。不過,當時不論是中國抑或英國政府,也不承認這種異族同婚,加上因父親生意失敗而離開香港,所以何東的童年非常可憐。他不但缺乏父愛,而且背負著「私生子」的身份,因此何東也極力地隱藏身世。

        不過何東艱苦的童年生活,使他擁有倔強的性格,加上母親重視教育,所以他很快在工作上嶄露頭角。施娣也認為時機成熟,所以為19歲的何東安排婚事,讓他迎娶與同樣是混血兒的麥秀英。其實兩人的婚事可說是「精心策劃」的婚事,事關施娣早在何東幼年時已經與麥秀英的母親作了口頭承諾,而兩人自幼一起生活,所以他們的婚事是一場青梅竹馬的家族婚姻。

        兩人的婚姻原本是相當美滿。何東的事業在婚後不斷提升,從怡和洋行的初任文員漸漸升為總買辦,而且麥秀英也是一位「賢內助」,精明地打理家中所有事務。然而,麥秀英在繼後香火上遇上問題,在傳統「不孝有三,無後為大」的封建思想中,使何東和施娣一直耿耿於懷。後來,何東決定立周綺文為妾,但可惜她依然未能生下兒女。

        十年過去,何東雖然已經升任怡和洋行的總經理,但他對立後之事心急如焚。在施娣的壓力下,何東決定再立妾侍,提出迎娶麥秀英的表妹——張靜蓉。何東邂逅張靜蓉是在她父親的葬禮上,被她的美貌和氣質所迷戀,而且張家有不錯的人脈關係。不過當施娣上門求婚時,張母擔心女兒地位低人一等,而且「好女不為妾」的思想,所以最初不同意這場婚事。既然如此,施娣承諾讓張靜蓉擁有與麥秀英一樣的妻子地位,即「平妻」的身份入嫁何家,在這樣的條件下張母答應婚事。

        然而,張靜蓉事前對婚事毫不知情,張母沒有向女兒徵詢意願並調離她,讓「過大禮」儀式能順利進行。當張靜蓉回來時,她才從僕人口中得知這場婚事。對於母親的決定,她表現非常憤怒,甚至自尋短見,但經母親的多次勸導下,還是以「平妻」的身份接受婚事。迎娶張靜蓉後,何家讓傳出喜訊,不久她便懷孕並誕下一女,令當時何家上下非常高興,而她一共為何東誕下3男7女。

        解決了繼後的問題,何東已經相當滿足,但後來因為公務繁重而患病,需要長期卧病在床。在養病期間,由他的近身看護朱春蘭悉心照顧,她的照顧不但使何東漸漸康復,而且兩人萌生出一段秘密感情,並誕下私生子。朱春蘭其後一直以「私人看護」的身份陪伴何東,而他們的關係早已是家族「公開的秘密」。

        有人認為,何東在「三妻四妾」的年代才只有四個女人,實在算不上風流好色。事實上,何東的好色其實只限於「賞」字,他在七、八十歲的時候仍然鍾情女色,看到美麗的少婦,便趨步上前,盯著她目不轉睛,這種嗜好常為他的朋友引為笑談。其實這也難怪的,因為對於出身貧窮的他來說,寧可「君子愛財,取之有道」,也不會花錢玩女人。風流,還是「色」可而止!


錢納利:逃避老婆的浪蕩才子

        錢納利相信對研究歷史和藝術的人來說絕不陌生,他被視為19世紀東方最具影響力的西方畫家,在印度、香港和澳門都享負盛名,但為何他離開英國的家鄉,遠赴東方生活,一直為後人所好奇。原來錢納利山長水遠來到澳門,竟然是為逃避他那位「醜陋」的太太!

        生於英國的錢納利,雖然並非出自藝術世家,但家境富裕,而且熱愛藝術,使年輕的他已經是一位畫壇新秀,卻選擇到愛爾蘭發展。他在那裡居住在一位珠寶商人家中,而那位讓他逃避一世的老婆正是商人的女兒瑪莉安妮。錢納利與瑪莉安妮在1799年結婚,他們曾經擁有一段美好的日子,而且很快就擁有兩個兒女。雖然錢納利在愛爾蘭有一番成就,但揮霍奢華的生活使他欠債累累,而且他開始對妻子瑪莉安妮出現反感,使他決定永別自己的故鄉,在1802年遠赴印度。


        由於錢納利的兄長約翰在印度經商,加上他畫藝超群,所以不少達官貴人請他繪畫肖像畫,奠定他在印度畫壇崇高的地位。正當他以為度過美好時光之際,他的女兒和妻子來到印度與他團聚。相隔十六年,一家團聚應該是件幸福的事,但錢納利再次與他「醜陋」的妻子生活。事實上,錢納利在印度的感情生活記載不多,但已知他有兩位私生子,其中一位兒子更成為畫家。即使錢納利的收入不差,但浪費揮霍的毛病使他時常債台高築,加上與妻子長期不和,使他再次萌生離開的念頭,這次他決定乘船遠赴中國澳門。

        1825年,錢納利來到這個東方小城,憑著他出眾的畫功和交際能力,使他很快活躍於遠東的歐洲人社群中,並且與不少名人有深厚的交情。當然,他風趣幽默的性格也俘虜了女士們的芳心,包括少女哈裡維特。她是最早居住在中國的美國女性,而她第一次遇到這位畫家是在一場歌劇演出,當時錢納利竟然是扮演劇中的女主角,使人們忍俊不禁,捧腹大笑。不久,哈裡維特便時常出現在錢納利的畫室中,並時常跟他切磋畫藝。

        另外,錢納利與兩位蜑家女阿來和阿嫦的交往,同樣引起人們不斷的猜想。這兩位女子相信是錢納利僱艇出海速寫時認識,但有關他們之間的瞹昧關係則有這樣的記載:

        “……當我靠近她,嘗試讓她明白,我捉住她的手,這使她感到焦躁不安。她立即將手縮回,轉動著目光,面朝岸邊用無比焦慮的語氣說:「如果大人見到,他會懲罰我的!」……後來,她用堅定的語氣說:「天黑了,沒有人見到!」”

        這段文字使他們之間的關係變得愈感神秘。事實上,阿來和阿嫦是少數以主角身份出現在錢納利的畫作中,因為當時中國傳統不許女子拋頭露面,而且錢納利以繪製肖像畫為生,這幅畫不可能由貧窮的她們支付,所以才會留下無數猜測。

        可能你會問,令錢納利不斷逃亡的妻子瑪莉安妮呢?其實她曾經打算前住澳門尋找丈夫,可惜一位商人佔了她的船位,使瑪莉安妮不能成行。當錢納利知道此事時,他親自上門找這位商人。商人以為他會為這事責備自己,但出乎意料的是錢納利竟然感謝他,說他欠了一個大人情。事實上,錢納利也表示早有準備,假若瑪莉安妮真的來到澳門,他會馬上逃往廣州,因為當時中國政府不許西方女性進入。對他來說,廣州簡直是逃離妻子的「終極天堂」!

        錢納利在不停批評妻子醜陋的同時,他也以「中國沿海最醜陋的男人」自居,而一些人也不滿這位拋妻的畫家。在一次餐會上,一位爵士夫人問錢納利把妻子描述成醜八怪是否顯得太誇張。然後,錢納利放下刀叉,目不轉睛地回答:「(她)外貌說得再差一點也不誇張。她三十年前就是一個醜婦,現在有甚麼理由會變成仙女呢!」


古爾露與莫烏拉:轟動一時的求愛大戰

        在血狗的電視劇中,因為爭風呷醋而大打出手、家族決裂,甚至殺死對方的事情,可謂多不勝數。有人以為這只是劇情需要,在現實中不太可能出現,但事實上這場「求愛大作戰」曾在澳門上演。今天聖奧斯丁教堂內的一座墓碑上,塵封一段早已被世人所遺忘的愛情故事。

        1706年,步兵上尉古爾露登上戰船「白雪聖母」號從果阿出發。這位士兵背負著一段離奇的身世:他是一名巴西總督與一名混血女人的私生子,而總督讓他接受教育,並成為海軍將士。在「白雪聖母」號上還有另一位軍官羅郎也中尉,要不是一場風暴把戰船的桅杆吹斷,失控駛入澳門,相信這兩位坐在同一艘船的人不會被拖入一次愛情旋渦之中。

        因為戰船需要兩年時間維修,所以古爾露與船長梅羅住在聖方濟各修院(今天的嘉思欄兵營),而羅郎也則住在一位富商的家中。這段時間,古爾露和羅郎也都看上了一位少女瑪麗亞.莫烏拉。這位少女雖然只有9歲,但因為她是一位富商的千金,繼承了莫烏拉家族的財富,所以大量求婚者希望能鯉躍龍門。不過大家也沒想到,古爾露與羅郎也的愛情爭鬥竟然使澳門的葡人勢力分成兩大派!古爾露一方雖然得到澳門教廷及船長梅羅的支持,羅郎也同樣拉攏了道明會、一群過去對莫烏拉的追求者(其實是想坐收漁利),還有莫烏拉的外婆的支持。

        眼見形勢不利,古爾露決定先下手為強,帶著士兵包圍莫烏拉外婆的家,親自上門向莫烏拉求婚,出意的是,她答應了這場婚事。兩人訂婚的消息傳出後,羅郎也憤怒地策劃暗殺古爾露的計劃。一個月後,羅郎也的一名黑奴在路上射擊古爾露,但因為槍法太差的關係而失敗,古爾露於是騎馬追撃。看見暗殺失敗,羅郎也決定親見出手,經過連番追殺之下,古爾露終於中槍倒地,身受重傷。

        醫生們原本診斷古爾露已經無藥可救,但幸好他們遇上一位英國商人,他請來一位外科醫生給古爾露治療,並進行截肢手術。手術過後,古爾露的病情得到好轉,他寫信給莫烏拉,表示自己已經少了一隻手,她是否還願意嫁給他。令人意外的是,這位少女竟然回答,即使他沒有雙臂、雙腿,她也願意嫁給他,因為他是為了她才斷了手臂,因此決不放棄他。

        雖然情敵羅郎也因為暗殺被捕,但古爾露和莫烏拉的愛情還是被她的家族反對。他的外公控告古爾露擄走其孫女,並企圖帶往果阿,但議事會在教廷、總督和船長梅羅等人的壓力下,決定不再支持懲處古爾露的要求。即使家人依然反對,但兩位情人於1710年8 月22日在聖方濟各修院舉行婚禮,而場外由古爾露的支持者把守,以防止羅郎也的手下進行突擊,而事實上羅郎也早在聖安多尼堂外設下埋伏。

        可惜,這對新人經過千辛萬苦後,還是未能白頭偕老。1712年,莫烏拉為丈夫生下一位男嬰。古爾露非常高興,他更請來劇團在家門演出。可惜,她產後出現不適,在孩子受洗後不久便逝世,一切歡樂被悲傷取代,而她的遺體葬於她們舉行婚禮的聖方濟各修院,而葬禮也十分奢華。

        古爾露聰明過人,使他受到葡國人的愛戴,而且更在1717年成為澳門總督,後來又出任帝汶總督。在1725年他回到澳門時,他為莫烏拉舉行隆重的追思儀式,期間大炮台鳴炮,所有教堂響起鐘聲。有人認為古爾露迎娶莫烏拉是為了財勢,甚至成為民謠來諷刺他們的婚姻,但當您來到聖奧斯丁堂,看到埋葬莫烏拉、女兒伊格奈斯和古爾露右臂的墓碑時,您還會懷疑他們這段真摯忠誠的愛情嗎?

(本文刊載於《梳打雜誌(第53期)》2013/09號)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