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碗船廠遺址:澳門最後的造船業遺址(下)

1970年代一艘船隻正在路環進行修船工作。(圖片來源:李超宏,《尋找澳門:李超宏濠江舊影作品集》)

(承上文)

        雖然荔枝碗船廠在1960年代成形,但部分船廠可能追溯到更早的時間。在1950年代,氹仔的河道淤塞問題已經相當嚴重,船廠在這樣的環境下實在無法經營,所以部分船廠和造船家族在荔枝碗另起爐灶。自此,氹仔的造船廠消失,而路環荔枝碗和澳門林茂塘一帶漸漸地成為澳門造船業的工業區。荔枝碗船廠區佔地約五萬平方米,它是珠海三角洲其中一個最具規模的造船工業區。

        自荔枝碗船廠區成形後,大型工場都設立在海傍,分別是榮哥船排廠、合興船廠、信榮船廠、勝利船廠、新合利船廠、義合船廠、關恩造船廠、新泰成船廠、協利船廠、文記船廠和耀記船廠,合計約十一家造船廠。在眾多船廠中,信榮船廠、新合利船廠、協利船廠和關恩船廠都在1966年的《澳門工商年鑑》中出現。另外,海傍上還有三和拆船廠和福記榮華木行,而街道上還有其他小型木廠和機械鑄造店。除了生產船隻有關的工場,不少木屋和棚屋築建在工場間,還有為居民服務的士多和大排檔。由此可見,路環荔枝碗並非單純的工業區,而是一條附屬於路環村的村落——「荔枝碗村」。

一家船廠於1994年在建造船隻。(圖片來源:陳國曉,《瞬間五十年:澳門攝影學會紀實半世紀》)
        荔枝碗的木廠為船廠提供造船所需的木材和部件,原木一般都會先運到木廠,經過加工後才運送到船廠。至於拆船廠,顧名思義是專作拆散一艘船隻的工場。雖然船隻運到拆船廠時已經殘破不堪,但部分部件和木材可以循環再用。在拆船廠分解和再造的廢船木材和部件,同樣能為船廠提供造船材料。小型工場和機械鑄造店為船廠提供其他修理和鑄造服務。由此可見,荔枝碗村的造船工作並無只有船廠組成,而且包括其他與造船相關的工業廠房。

        今天所見的船廠已經十分破落,但在颱風頻襲的地方來說,它們能保持原狀真的不簡單。即使是踏入20世紀後期,荔枝碗的船廠設計依然簡陋,船廠都會設在斜面的沙灘上,並用木材和鐵材在沙灘上築成大型的工作平台。廠內的辦公室一般設在入口或閣樓上,而供奉神台都會設在入口處,還有一處地方放置造船工具和消防設備。在全盛時期,船廠會接到不少訂單,船主會先來到船廠工地旁的辦公室跟「大班」討論船隻設計。其後,大班對一眾造船工人說明船隻設計,而工人會回到自己的崗位進行工作。

        由於荔枝碗村是基於造船行業構成,所以「村民」都是造船工人和其家屬,形成一個小社區。可惜,隨著造船業的沒落,荔枝碗的船廠漸漸地停工,工人只好另覓生計,家庭回到市區生活,荔枝碗村正在慢慢消失。今天出現在荔枝碗的主要是前來品嚐漢記手打咖啡的遊客,以及回味造船業昔日風光的人士,還有繼續在村內居住的居民。

荔枝碗船廠結構圖,可見船廠是先由木材築成,再以鐵皮包圍外層。(圖片來源:《路環村讀本》)
        在上年年尾,工務局對荔枝碗船廠提出發展計劃,建議把荔枝碗分為四個區域。首先,A區為入口區,區內會設立停車場、車站和諮詢處等,也會保留區三和拆船廠原貌為展示館。B區為餐飲區和銷售點區,亦會保留石灰廠為展示館。C區定位為樂活文化區,保留新泰利造船廠和福記榮華木行,並改裝成工藝展示場地,另外還設住宿、造船工作坊、文創展示和工作場所,以及特色兒童遊樂設施。D區為造船博覽區,主要介紹荔枝碗船廠,澳門造船業歷史、工人生活和習俗、工具及工藝展示,亦有造船工作坊及課程等。

        有關政府的方案中,筆者認為方案能讓參觀者了解澳門造船業的歷史文化,並且能顧及遊客的需要,但卻忽略當地居民的生活。雖然政府會採用居民為主、遊客為輔的方法,但就能否兼顧居民的需要和讓他們參與表示保留。此外荔枝碗的空間雖然不小,但方案提出的空間使用頗多,而且發展傾向主題公園,對能否讓造船遺址發揮應有的「教娛」(Edutainment)作用。再者船廠的保留也是另一個重要的議題:哪些船廠需要全面保存、哪些船廠可作改建,以及哪些面臨拆卸的命運,這些問題必須要詳細考慮。最後,雖然規劃出來,但卻沒有時間表,諮詢和研究將會「無限期」展開,到底荔枝碗船廠的命運是如何,只能留待時間見證。


(完)


參考資料: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