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德堂坊:瘋堂.進教.文創園(七)

1895年重建後的清安醫所,設於望德聖母堂旁邊,集治療和臨終服務。

(承上文)

        隨著「進教圍」的華人傳教事業發展,望德堂坊的社區也發展得更為完善。除了早期成立的聖若瑟會所、聖母聖月會、若瑟恩保會和重建的望德聖母堂之外,更多的設施和建設出現在望德堂坊,具有宗教和地方特色。前文曾提及余神父於1858年設立醫療診所,但後來在1895年的望德堂坊重整工程中拆卸。明主教為此向仁慈堂商議撥出土地,由教友們集資在望德堂旁邊興建一所新的醫療診所,正式名為「清安醫所」。
        昔日的醫所只能為年老和無依無靠的貧病教徒服務,但簡陋的設備和醫療環境僅能讓臨終病人在死前施洗拯救靈魂,在關懷中離開。重建後的清安醫所設有廉價門診,並設有留醫服務,診所聘用中醫和西醫主診,由中華耶穌寶血女修會主持醫所事務。出於治病救人之本,清安醫所收納不同宗教信仰的病人,而他們在殮葬儀式上禁止天主教外的民間風俗,如焚燒紙紮祭品和誦經等。
進教圍衰落後,清安醫所已較少人前來使用,它是少數在望德堂坊內過百年的建築,可謂見證進教圍的興衰。
藉著提供醫療、養老和善終等服務,清安醫所能使尚未入教者歸依天主教,而這正是它與傳統華人社團福利事業的不同之處。另外,由於醫所以教友為主導發展,與當時傳統神職人員為主、教友為輔的發展大為不同,教友們的通參與大大加強了與教會之間的關係,這種發展方式可謂時代的前端。
        另外,望德堂坊婆仔屋的設立在本地文化上是別具一格,反映廣東「自梳」風俗與天主教的結合。古時中國婦女在社會中地位卑微,時常被迫盲婚啞嫁,一生受盡虐待。「自梳」源自廣東順德地區,因當地女性具有一定經濟能力,讓她們選擇終生不嫁的決定,與志同道合的姐妹自食其力地生活,而風俗漸漸地傳播至珠江三角洲地區。
望德堂坊的仁慈堂婆仔屋,昔日曾為「自梳女」的居所,她們許下終生不嫁的承諾,並服務教會。
內地不少信教的少女不願嫁給異教者,所以離鄉背井遠嫁到港澳等地。看到她們的婚姻之苦,以及受到修女不嫁的傳統影響,進教圍的少女產生自梳不嫁之風,而婆仔屋成為進教圍的「自梳女之家」。一些人疑問為何她們選擇不當修女,這是由於當時的女修會都是外籍,修會的生活和語言與華人的大為不同,所以較少人選擇成為修女。
傳統上的自梳儀式在廟宇內進行並向觀音菩薩起誓,但進教圍的「自梳禮」因受到天主教的影響而大為不同。自梳女在徵得父母的同意後,在望德堂內舉行彌撒,由神父主持「自梳禮」,並在祭壇前向上主起誓,禮成後設宴與親友慶祝。自梳女在望德堂坊深受人們尊重,她們為臨終者祈禱和協助殮葬,也與男信徒平起平坐地參與傳教事務。
         昔日婆仔屋內的兩棵榕樹下,坐著那些立志不婚的自梳女。她們有說有笑的面容背後,放下青春、戀愛和作為女性的生活,義不容辭地為教會工作。在這代年青一輩的眼中,認為她們的決定十分可笑,但反觀我們當中,又有多少人能從生活中感受到真正的喜悅,或許更多人在抱著虛偽的「快樂」、在不知不覺中溺斃……




參考資料:
  • 張琳(2002年12月)。《望德聖母堂四百年》《澳門雜誌(第31期)》。澳門:澳門特區政府新聞局。
  • 吳志良、金國平與湯開建(2008)。《澳門史新編(第四册)》。澳門:澳門基金會。
  • 劉炎新與梁潔芬(1994)。《澳門進教圍》。《文化雜誌(第21期)》。澳門:澳門文化司署。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