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遺產與可持續發展:社區的角色(四)

夜黑人靜的福榮里,一些住戶依然居住在里內,但隨時間過去,這種鄰里關係遲早消失。

(承上文)

「社區的靈魂與文化遺產是緊密連繫的。」【註一】社區是遺產最主要的利益關係者(Stakeholders),應負起主要的權力和責任。在關係到少數民族及原住民等的遺產處理上,政府與專家必需對這點十分清晰,畢竟遺產議題是極具政治性;一旦處理不當會導致嚴重的社會問題。既然如此,社區該如何承擔保護遺產的責任?
對遺產進行深入研究是管理保護的首要任務,而研究工作除了專家和學者外,更重要的是社區大眾的參與(Participation)。因為他們對遺產自身有詳細的資料,他們的參與無疑會影響到研究結果及日後的政策。假如由於一些資料較為敏感和機密,收集資料及建檔時上必需得社區大眾的同意和許可,需要更謹慎和彈性的處理。
「詮釋才會了解,了解才會欣賞,欣賞才會保護。」【註二】在遺產詮釋(Heritage interpretation)工作上,社區大眾的參與同樣是不可忽視,必需尊重他們的意見。雖然這樣會使工作受到不少限制,但能贏得他們的尊重和信任,對日後合作百利而無一害。此外遺產詮釋的正確度和效果也會變得更全面和真實。
在制定政策及法律上,政府應向社區大眾提出諮詢,以充分了解他們的需要和意見。政府也應主動邀請社區人士加入制定程序,在計劃、執行及監督上發揮指導作用。非政府組織(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能擔當政府與社區大眾之間的協調方,特別是兩方出現火花和衝突時。假若政府強行政推出策及法律,只是剛愎自用,破壞兩方的信任和合作,最後導致兩方更複雜的矛盾。
除了研究及詮釋工作之外,應對一些社區人士作培訓,以便提供遺產管理及發展的人才,這樣遺產才能世代得以延續下去。當社區大眾熱愛他們的遺產時,他們會愛惜和保護它們,從而達致父承子繼的成果。保護遺產是發展的前奏,只有社區對遺產產生熱愛,遺產才能化為資源,為社區發展注入新動力。

賭城的燈光能否取替澳門遺產的光輝呢?
每天早上當坐上「發財巴」時,看到廣告的一句話:「錢真的是無法抗拒。」的確金錢真的是十分吸引,但為了金錢出賣自已作擁有的,值得嗎?「民族的價值觀一定不能有『錢』字,一個只為錢的民族是沒有希望的,一個民族必須有精神。」,這是中國文聯副主席馮驥才對急速發展的中國所作的感慨。
晚上望見閃閃生輝的賭場,宏偉的建築屹立著,霓虹燈不斷地閃爍,但所注意到卻是遙遠而微弱的光線,從東望洋山上傳來的光線。
她是引導之光…是勝利之光……也是未來之光……

註釋:
  • 【註一】 原文:The soul of a community or region… is closely tied to its tangible and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來自美國歷史文物保護顧問委員會(Advisory Council on Historic Preservation——摘錄自 “From National to Local: Intangible Values and the Decentralization of Heritage Manage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
  • 【註二】 原文:Understanding leads to appreciation. Appreciation leads to protection.”——摘錄自 “Interpreting our heritages”


(完)


參考資料:
  • Smith, G. S., Messenger, P. M. & Soderland, H. A. (2010). “Heritage Values in Contemporary Society”. United States: Left Coast Press, Inc.
  • Aplin, G. J.(2002)。《文化遺產:鑑定、保存與管理》。台灣:五觀藝術出版社。
  • Tilden, F. & Craig, R. B. (2007). "Interpreting our heritages". United States: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Press.
  • 澳門日報(2012年3月9日)。《文化產業要有創意》。 澳門日報》,B3版。

熱門文章